分类目录:悼芹轩日志

虽无樽酒乐 片言足解心

酣畅淋漓的谈话,感觉真好! 自从暑假回家,便颇为沉默。也想好好谈天说地,奈何无论与谁偏总话不投机。某日铁哥们来访,聊得较多,然大都只是别来境况,无甚出奇,亲切之外,亦平平耳。唯今夜一席长谈,大快我心。 本只是访亲,孰料亦…

Bye,冰王子

告别了世界杯的橙色,又要告别橙色的冰王子。 无需再多说什么,与齐达内并称当代足坛艺术足球两大代表的冰王子,他的成就,他的优雅,他闪光的一刹那,都自然地被铭记。只是,当齐达内带领法国最终闯进决赛,奉献给世人一场难忘的经赛,…

乐呵呵用WIN98

微软还是停止了对98的支持。 对98还是很有感情的。平生所有的第一台电脑就是用的98,凭着刚有电脑的那股子兴奋劲和热情,对98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研究”,使98成为迄今为止我最为熟悉的一套操作系统…

Bye, My Netherlands!

  在CCTV5中那段不知是什么但很伤感的旋律中,我不得不对并非橙色的荷兰道一声,Bye!   错过了02年的橙色,依旧怀念98年的风彩,终于迎来06年又一次带有郁金香的世界杯。预选赛的出色表现,让我对新一代飞翔的荷兰人…

紫衣丁香

案:今日现代文学史课上,忽讲至戴望舒《雨巷》一诗,尤强调了“丁香”意象在晚唐五代诗词中的重要角色。霎时,想起当年那个惊鸿一瞥,却在我心中留下了不能忽略的印迹的身影,那当时就让我想起“丁香”这个词的身影。当时,曾写一篇文章…

离去

  新一届学生会的改选,终于完成了,就在之前不久。   虽然在没有正式确定人选、正式交接工作之前,我依旧要履行副主席的职责,但对我来讲,一切都已结束了。   我最终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没有去取就在指尖的主席之职,而是…

樱花开

武大樱花开了,上周末去看了一下,真是“相当”壮观,整个赵大妈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本来当天就准备把照片传上来,并小写些东东。不过有人来访,一直访问到公寓熄灯……于是只好今天传几个张。已经没有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