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CTV5中那段不知是什么但很伤感的旋律中,我不得不对并非橙色的荷兰道一声,Bye!

  错过了02年的橙色,依旧怀念98年的风彩,终于迎来06年又一次带有郁金香的世界杯。预选赛的出色表现,让我对新一代飞翔的荷兰人充满期待,对坐在教练席上心中那唯一着迷的球星充满期待,哪怕在小组赛中全无昔日万剑齐飞、水银泻地的痛快淋漓,我依旧以不要在小组赛中出状态太早为理由,让我继续坚守心中的期望。

  开场数分钟内,荷兰几次精彩的配合,曾让我以为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当淘汰赛到来,期待中橙色的飞翔将炫人眼目!但是,不是。

  两翼不再齐飞,甚至连单翼天使都算不上,唯有报以无奈的慨叹。但是,即使折翼的天使,也不该如此地坠落。

  荷兰传统的内讧又一次出现,讽刺的是,双方竟是两代的传奇前锋,巴斯滕,与范尼。当看着年轻的库伊特一次次错过得分良机,而禁区之王依旧只能坐在替补席上呆呆注视的时候,心中那无限完美的身影,竟变得有些陌生。

  不见了天才的疯子们,不见了痛快酣畅的进攻,不见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不见了稀里花拉拼尽全力留下传世名局然后痛洒热泪恨离赛场痛彻心扉的无奈。飞翔的荷兰人,坠地;迎风的郁金香,开败。只是,不再以令人痛惋又令人尊敬且令人不能不怀念的方式凋零,而是今天这样,留下无数不愿回忆、不屑回忆的碎片,然后,离开。

  当范博梅尔拍拍额头然后倒地,当海廷加无视还球而选择突破,当库伊特飞向里卡多而没有收脚,我不愿意承认这就是让我深爱多年的那支球队,荷兰。心中涌起了丝丝不满以至反感,完全掩过了对科库击中横梁的惋惜,对范佩西几次突破的扼腕,对库伊特错失单刀的啸叹。荷兰,荷兰,真的是荷兰?全攻全守,433,橙色风暴,无冕之王,飞翔的荷兰人,郁金香,米歇尔,克鲁伊夫,三剑客,AC米兰王朝时代,一次又一次离去的身影,本都是心中无上的光芒。只是,这一切,与今晚无缘。

  刘建宏说,罗本橙色的球鞋,已成了本场比赛唯一的橙色,成了本场世界杯最后的橙色。但当面对一张又一张的黄牌,一张又一张的红牌,我突然意识到,源自红与黄二元色混合的橙色,并不仅仅存在于罗本的双脚。——虽然,这根本不是我心中的橙。荷兰似乎天生只为经典而生,而不为王冠而存,他存在的唯一目的,只是缔造经典名局。而今天,他又留下了世界杯新的记录,留下了一场若干年后依旧深刻于无数人回忆的比赛。然而,这并非名局。

  只是,荷兰离去,郁金香的橙色消失;荷兰离去,红与黄交织的橙色依旧存在。

  转首望窗外,东方既白,新日又来。方过黑暗,仿若梦魇,思量无限。剑客身姿何处,郁郁芬芳,尽已飘散。恨懊恼,心怅乱。

  明日,可还能寻找到心中那支迷人的郁金香?
  祈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