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届学生会的改选,终于完成了,就在之前不久。
  虽然在没有正式确定人选、正式交接工作之前,我依旧要履行副主席的职责,但对我来讲,一切都已结束了。

  我最终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没有去取就在指尖的主席之职,而是微微一笑,选择轻轻离开。

  一切皆已结束,一切将要开始。

 
  看着一位位竞聘者上台下台,听着一段段时有雷同的发言,我竟似局外人般的轻松与不在意——虽然我即将成为局外人。我固然希望下一届的主席团能个个精干,握手抱团,但从内心里并没有涌动出多少热烈的期待与希冀。心里很平静,很平静,很平静。偶而,又会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感到难受,让我感到心疼,让我感到失望,虽然心的涟漪,都是淡淡的。似曾相识,希望不要相似。

  大部分平淡地听时,听到了虚伪,听到了矫情,听到了无知,听到了虚浮,让人气闷。不过,也听到了真诚,听到了真实,听到了热血,听到了心声。也许古龙说得没错,正因为时时地地总有真正的美好,所以世界才能一直存在。

 
  记得昔日宣告隐退,众皆哗然。且引无数猜疑,无数不解,或谓我虚言假饰,或谓我以退为进,如此类种种,不一而足。我唯轻轻一笑。在下虽不才,尚不至如此。可此间心事,又如何说?

  所幸者,老师明理,原知我一本心;女友体贴,深晓吾诸深意。皆未设一丝障碍,未加半点阻,故吾得以顺利沿心定之路至今。难得也。马陵箭雨,孙膑退而鬼谷;馆娃宫寂,范蠡泛而五湖。虽彼用心于功成而全身,而吾为他,然不愿长纠缠无益争斗是非漩涡之中,一也。

  又想起那段曲:“无官方是一身轻,伴君伴虎自古云。归家便是三生幸,鸟尽弓藏走狗烹!子胥功高吴王忌,文种灭吴身首分。可惜了淮阴命,空留下武穆名。大功谁及徐将军?神机妙算刘伯温,算不到:大明天子坐龙廷,文武功臣命归阴。因此上,急回头死里逃生!君王下旨拿功臣,剑拥兵围,绳缠索绑,肉颤心惊。恨不能,得便处投河跳井;悔不及,起初时诈死埋名。今日的一缕英魂,昨日的万里长城……”虽事殊世异,时亦大罕,且引于此处,定引人误解,然内心一丝悲怆,一缕情思,实有契合呼吸引类之感。嗟乎,个中体味,堪与何人说!

 
  一切皆已结束,一切将要开始。入大学以来引人注目的生活,到此结束;以心念铺设之路,就此开始。告别了昨日,告别了喧嚣,告别了一种生活,踏上征程,跋涉!

  理想,是我的生命;追逐,是我的生活;梦想,是我的目的;彼岸,是我的归宿。

  开始,就是现在!
  现在,开始!
  上路!

 
  只是心中还有丝丝阵痛:倘心不带伤离开,岂不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