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仆仆,终于回到家中。

两脚已是肿痛,但仍第一时间杀向浴室,痛痛快快洗了个澡,真是舒服啊,洗去了一路疲惫,不过却也更想休息了。

回顾几天的京城之旅,有遗憾、有紧迫、有困境、有失落,亦有一丝不甘,但更多的则是开心、是快乐、是兴奋、是激动,因为有着无数的巧合、美景、乐事、佳人。开心学国学,虽然没怎么学到国学,但“开心”却总算没有辜负。短短几天,实在有太多可资书写铭记者,待来日一一细写出来。之前曾拖欠计划中的稿子无数,希望这次不会。

纵使下决心,要将这事件写出,不过当前最紧要者,乃是:睡觉!

走了。

——己丑年五月廿四凌晨
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