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近半年之前的构思,竟然还是落到最近赶出来。

心中始终解决不了的情节硬伤,居然在硬着头皮敲的时候,想到安排的方法。不过写过之后回看,却与心中之前试想的几种安排相距甚大。不过似乎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想想当初,首要想完成的,是自撰出《阳春》曲,不过最终一个字也没有写出……惭愧啊……

写作之时,有时精神集中,有时神思散乱,所以看看稿子,也质量不一。有些地方,符合我之前的风格构想,介于古白话与现代白话间;而有些地方,则根本就是现代白话写的,有些失望。

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一时也难以言明。

来日再说吧。

《杨柳枝》慢慢会在本博连载,好与不好,暂先这样吧。

——丙戌十月二十
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