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运气很不错。

先是参加《CHIP》的网上调查,结果我这个从来不知中奖为何物的人,居然中了一副耳塞。

今天更狠,去院里值班,结果被告知《杨柳枝》在“新青年”中被评为特等奖,而且特等奖自第一届评出后,一直空缺,直到这回第五届才评出来……

心中当然狂喜,实在是意外。

据老师讲,评委认为其中一段诗写得太长,如果能缩减一下可以更好。想想,呵呵,当初图省事,直接将《九张机》拷了过来,如果按最初草稿那样,几句话带过,那反而更好些。这倒让我想起邓娜说过的,“第一次说出的话是灵感”。果真有道理。

很高兴,先写这些,以后再说。

——十月廿三
临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