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很冷。
 
  已记不得上一次通宵是什么时候。大概是刚开学,在中青网吧吧。
  那时还是盛夏,现在已是初冬。
  那时纯为好玩,现在只为赶稿。
 
  穿着羽绒服。白天还好,到了四点以后,已经冷得难熬。
  双脚冰冷,双手也是冰冷。
  敲击键盘时,凭着脑中流淌的思绪,可是暂忘周遭的寒气。
  但当暂停,冷冰冰的便发颤,手指也有些僵直。
  倒杯热手,双手捧着杯子,暖暖的很是舒服。暖一会儿,再缓缓喝下,一股热气散过胸膛,颇为温馨。
  只是实在太冷,刹那的温暖,片刻便归于寂寞的寒冷。
  难道在这黑夜之中,便只有冷是永恒?
 
  终于,打开衣柜,翻出那条驼绒的棉裤。
  虽说手脚依旧冰凉,但穿上了棉裤,相信这种凉,不会维持太久。
  想打开台灯,于黑洞洞的世界中,添一点光,与液晶散出的莹光交映。
  可打开后,光却那样微弱。
  或许萤火虫都比它还亮?
  于是关掉。
 
  刚刚转头向窗外望去。
  发现另一栋楼还有两扇窗中,透出灯光。
  现在转头望去。
  蓦然发现,只能看到一处,透出灯光的窗。
  寒夜里的人,有多少人能熬过这夜寒?
 
  几小时之前,便幻想着,趁着早晨的雾气,缩着头钻进食堂。
  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稠稠的稀饭,以及其它的什么,美美地吃一顿。
  然后回来,写一篇博客。
  只是,随着对稀饭的欲望越来越强,写博客的想法也越来越近。
  没有办法现在就喝到稀饭,但能现在就写博客。
  于是就开始写博客。
  一个一个的“现在”变成“过去”。
  只听得罗技酷爱影手那温柔的声音。
 
  室友在床上转身的一句梦呓。
  另一室友在床上转身的“吱嘎”。
  交织在寒夜中的思绪。
  原来,夜中的沉静,我还是喜欢的。
 
  寒气依然,手已微暖。
 
凌晨前的黑夜
于悼芹轩
 
体例有些像王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