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此间的少年》有感
似曾相识的人物……

似曾亲历的故事……

似曾同心的感情……

交织出浓郁的小说……

乔峰、郭靖、段誉、令狐冲、杨康、黄蓉……金庸大侠笔下的男侠女侠,曾伴我走过昔日懵懂青涩的岁月。若干年后,在沉闷无聊之中,他们又一次唤起我内心深处尘封已久的感动。不过,他们已离开了那刀光剑影的江湖,舞台悄然换成了多彩多姿的大学校园。

江南,这个聪明狡狯又略带邪气的作者,用他洇着浓重烟雨的毫端蕴秀,挥洒着大学生活,复活着一幕幕动人的场景。

故事,一段过去的事

北地乔峰,响当当的汉子。有求必应,一掷千金,不怒自危,情义深沉。让每一个女生心折,每一个男生向往。甫登场,那叱咤风云的气魄就震动人心。其后的几次出现,更让人感觉他真是万事不萦于怀,活的真真一个潇洒。

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当剥开乔峰记忆的层层外壳,逐渐展露出往昔之事时,我们才知道,乔峰粗犷的身躯之下,却是一颗细腻的心。他也曾为情忧 伤,为情困顿,曾因康敏的离校也持觞狂饮、烂醉如泥,也在得知她已嫁做人妇后借球发泄。他曾年少,年少到埋藏着、或者说刻意回避着对她的爱。他与她喝酒、 高侃、姐弟相称,但终究没有捅破那层纸。于是,终于失去。醉酒摆脱不了心里的惆怅,一个人打全场也无法弥补心上的创伤。少年的倔强,带来了少年的忧伤。乔 峰的心上,留下了第一缕伤痕。

人总是在受伤中成长。乔峰长大了。时间的风沙,将昔日心口上的伤打磨得愈加粗糙,遮掩也就更深。往昔稚纯的心,深处一点率真,已围裹在层层厚茧 之中。所以,当郭靖、令狐冲、段誉等人识得乔峰时,乔峰已然与他们不是一个时代了。乔峰已深悉世态,抛去了最初的冲动与天真。当他看到那些后生和自己当年 一样仗着一丝意气而任意做为时,他忍不住将自己人生的积淀展现给他们。可他们没有明白乔峰的心意,他们依旧自我,依旧任性。令狐冲说老大你势利,杨康拍案 而起。乔峰笑笑,些许无奈,看来只有时间的摔打才能让孩子成长。“很久以后他(令狐冲)知道自己错过了乔峰留给他的经验,可惜他已经没有弥补的机会了。” 江南似是不经意的轻轻一笔,让人顿生无限感慨。

乔峰在成长,在受伤中成长,在伤痕里长大。但他又真的长大了么?在小说最后,当乔峰离开学校走入社会,他依旧是个孩子。“足足用了四年的时间, 乔峰才发现,汴大其实是只很大的笼子,他则一直是这只笼子里乐不思蜀的大狗熊。现在他彻底自由了。没有人希望被关在笼子里——问题是,给你一片完全没有边 际的天空,你是不是真的敢要?”

曾经风光无限,但离开那成功的环境,一切又归于原始。不断受伤,不断成长,似乎是人生的永恒主题。

可欣慰者,乔峰是勇于成长的。因为他懂得如何面对过去与未来。纵然昔日之事难忘,纵然心中依旧不甘,但乔峰已经能够坦然面对。“故事,就是已经 结束的事。”不让无谓的事占据自己心灵的大部,乔峰能够迈开坚实的步伐,向着荆棘走去。或许,这也才是成长的价值。所谓成长,也就是让你知道如何面对不同 的事。

“还是孩子……”

虽然乔峰大都是与令狐冲相关出现,但我看来,真正与乔峰于深处绾结的,却是段誉。如果说乔峰是经风雨过后的安详,段誉就是风雨之中的坎坷。

乔峰耽于康敏,段誉痴于语嫣。一样的用情至深,一样的难以忘怀。纵然形式不同,表现相异,但其深处同一。

不同于现时之乔峰,段誉还没有完全成长,他遇到了人生中让他第一次动心的女孩——王语嫣。稚纯的心弦第一次被真正拨动,却又不知去如何表达。每日静静伫立,等着那个身影出现,而后再目送身影消失。单纯得令人感动,单纯得令人动容,单纯得令人心痛。

段誉在“爱情”中成长,在孤独中成长,在无奈中成长,在相思煎熬中成长。在朋友的可以说是“撺掇”的“帮助”下,他尽力走近语嫣,鼓起莫大的勇气。一步一忧伤,一步一挫折,但依旧无悔。可最终,仍是虚妄。

当痴儿以最大的勇气约出语嫣时,他不得不面对残酷的婉拒。这也是人生吧。苦苦追寻,几尽心血,百折不回,但最终还是无果。但又不得不去尝试,还不得不去面对。不得不,这也就是人生的无奈吧。当一切归于平淡,那分失落与痛苦反倒会愈加深刻。

在茶店里,他们一起看了那张卡片,“不必担心失去的东西,因为你最终拥有的会遇见你,即使那不是你等待的。”这是为段誉写的,还是为语嫣写的?似是为每一个写的。人,总是要学会坦然面对过去,以及充满希望的迎接未来。乔峰在康敏之后,渐渐学会了这些,而段誉,还没有。

“还是孩子……”当乔峰看到段誉借酒张狂、又听令狐冲说“王语嫣那事……两个月前都这样了……”而吐出此言时,我们又一次感到浓重的沧桑。相信 乔峰在段誉身上看到往昔的自己,故此也不露声色地在暗处帮助段誉。是想虚幻地满足自己内心对康敏的希望?但到最后,乔峰也得去面对同样的结局。

“还是孩子……”,乔峰究竟是只为段誉感叹,还是隐隐也为自身略略喟叹一下呢?一语沉重,充满创伤,充满沧桑,充满孤独。成长的孤苦,能与何人说?

“杨康是个大坏蛋。”

杨康是骄傲的。

杨康是出众的。

杨康是孤独的。

他在自己的世界中挥洒,一样的任性,无牵无挂,无忧无虑,独来独往,独咏独愁。身边有穆念慈。

实不知穆念慈与杨康的关系究竟如何表述。相识几年,走得也很近,穆念慈对杨康的心任谁也清楚。可杨康似是无知,又似是故意不理。当杨康恣意挥洒时,穆念慈在远方默默看着,然后在杨康需要时适时出现,接着在杨康不知无情还有情的态度中离开。

每个人都为穆念慈感到不平,感到惋惜,穆念慈在自叹孤苦时,深情依旧。但穆念慈有时也会思索这个问题,“四年了……四年过去连彭连虎都成有为青年了,而她和杨康还是老样子。”她也黯然,也萧索,但却始终割舍不下。杨康似乎已成为自己生命的支柱。

旧友聚会,杨康自己走了。同病想怜的程英对穆念慈说“你还以为真的谁离不了谁啊?”穆念慈心有所动,但仍然难以割舍。一如既往地写着日记。

但是,日记丢了。无论是何种原因,生活的巧合夺去了穆念慈的过去。穆念慈也勇敢地和过去挥手作别。心中的伤痕,逼迫着自己长大。

恰恰,日记被杨康拾到。读到自己心边女孩几年的心语,却紧接着看着她走到别人的身边。心中的感觉,无法言表。

杨康不希望别人了解自己的内心。不是没有人关心他,只是他轻轻地推开了别人,这点有些像黄蓉。他固持地紧锁着自己的内心,内心,就是只属于自己 的东西。似乎他不惮穆念慈了解自己的心思,看来他对穆念慈并非没有感情。只是他的骄傲不让他低头,少不更事的浪漫,让他一厢情愿地按自己幻想的方式活着。

当离别酒酣,乔峰一针见血地指出杨康的弱点时,杨康拍案而起,就要发作。不是因为乔峰说错了,恰恰相反,乔峰点点奇准。杨康心中也明白,但却无法忍受别人看穿自己的心事。

少年的骄傲就这样困扰着杨康。让他出众,又让他失落。他终究会成长,但却是要经过时间的冲洗之后。但无论如何,日记本扉页上的那行字,将会时常刺痛那颗骄傲的心吧——“杨康是个大坏蛋。”

“时间过去后,留下记忆。”

令狐冲,充满书生意气的愤青。

他像个前青春期的孩子,没有经历过爱情,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沧桑。一切在他看来,都是那么简单,那么单纯。他以自己的方式思考着这个世界,无私地帮助别 人,以非议大宋要员和校长为乐,尽全力想做好班长,却屡屡碰壁。碰壁后却是以一种大无畏的气概百折不回。江南以“悲壮”之辞戏称令狐冲,虽是玩笑,却也精 当。

他也困惑,也在思考,但少不经世的浪漫又怎能说褪就褪?他受伤,却没有很快地在伤痛中成长。他以一己之意去体贴别人,没有换来别人对等的对待也 就罢了,可没想到别人却反过伤害他,蔑视他,非旦无视他的辛苦,反而肆意抨击他的工作。令狐冲的浪漫天真让他有时会忘却这些不快,但内心深处,也在积攒着 不满,最后爆发。

令狐冲缺少自我成长的基因。他的爆发,并非成长的方式,而是伤己不能伤人之法。不过,令狐冲或许命有有贵人相助。辅导员朱聪和老校友风清扬的出现,先后让他有了些真正的思考。

“其实这些都是小事”,朱聪笑笑;“哟,树还真长高了”,风清扬轻叹。

愤青的天真脑壳突然在不经意间被人触动。他开始学会真正思索,思索成长,思索人生。

思索过后,他行为依旧,言语故我,他还没有长大。但他已不同往日,他迈出了成长的步伐。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成长方式,愤青选择了一条独有的道路。前途不定,但已关系要。想清了生活的态度与成长的态度,别的都不成问题。

“悲怆歌北道,惆怅看中流”

娓娓道来,如烟一样轻盈且难以捉摸。

文字幽默,却难掩深处的惆怅与哀思。

这是一本书写成长的小说。经历过青春,回首往事,顿生感慨。成长中充满喟叹,亦时有伤痕。有时阳光明媚,也常风暴雨骤。无论是否愿意,每个人都需昂起头,走进风雨,在踟躇前行中追寻晴后的彩虹。褪去青涩,褪去天真,以风暴之后的平静自然地面对一切。

成长凭借的伤痕,而成长的目的又是坦然面对伤痕,平淡地抚平伤痕。学会以不同的态度去面对不同的事。而对往昔的回忆,却又那么清晰地刻在心头之上。江南在后记中引用晏几道的词,“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又引人无数唏嘘。

此间的少年,成长的路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