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读《悟空传》

悟空传

一觉醒来,头还有些昏,但临睡前重读了一遍的《悟空传》,又袭上了心头。

一曲理想与现实的悲歌。

一曲成长与背叛的挽歌。

每个人,都曾幻想,无论是”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或是”我要天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都曾幻想,我要如何,我要如何。一路走来,有人如唐僧,始终思索,却毫无所得;有人如悟空,学会了七十二般变化,极天地之能。但结果呢?唐僧自然由活泼不羁的和尚变得沉默,悟空却也不得不面对非要统治他的力量–“原来像这样神仙没法管的东西都有个名字,叫做–妖!”残酷吧,悲愤吧,可是偏又毫无办法。哪怕是受天地之灵而成,但凡神仙无法管束,都是–妖。什么美猴王,什么石猴,都不是,只不过花果山妖猴。仅此而已。

所谓理想,在世俗的规则之下,总是那么无力,那么羸弱,那么可怜,甚至,可笑。当理想触碰现实,便如沙僧丢出的琉璃盏碰上金箍棒,砰然粉碎,同时也开始了沙僧可怜可笑与可憎的生活。

悟空是智者,他固持理想,却也试图与现实妥协。妖与神长年的拼杀,使他明白了许多。几百万妖灵的丧生,让他看到了个人拼斗的无力与无奈。他选择了妥协,与神合作,去做神仙,留下了花果山的焦土,留下了九幽十类的哀鸣。

回忆是痛苦的,过去的事往往带来无限的悲叹与哀惋,于是我们选择了逃避,选择了忘却,学会了麻醉和欺骗自己,悟空也曾试图如此。由此也可见八戒与阿瑶的可贵:”我是一个和你一样不肯忘记前世而宁愿承受痛苦的人。”–爱情的力量似乎总是拥有某些超越现实的气质。只是,这种气质,又还存在多少呢?

但神界,却依旧无法真正接纳悟空。因为,他们仍无法真正控制他,所以,他仍是妖。所以,世上凡供敬神灵之处皆歌舞升平风调雨顺,花果山依旧是层层焦土,毫无生气。当背叛了理想屈从于现实之时,现实却依旧,又该当如何?

悟空曾时时提醒自己,”我是神仙”,他试图在现实中麻醉自己,管他什么理想道义,混天度日而已。但他却无法真正背叛自己的心。最终,他选择了大闹天宫,以自己的理想为最大的力量,向现实的权威,宣读了充满力量的檄文:”来吧!”

这,才是悟空不同凡人的地方。

悟空前半的经历,相当的人都曾有过,但在沉沦于现实中,感受到理想的屈辱与丧生之时,能大声疾呼,哪怕飞蛾扑火亦再所不惜地以全身宣战,却寥寥无几矣。人性的力量,受到压抑,却成了奴性,变成了自欺欺人,实在可叹,实在可怜,实在……

但他们是有理由的:理想在现实面前的抗争,除了倒地时的一声轻响,连几许尘埃都不会扬起,又何必去抗争,白白失去一切。孙悟空再有本领,终究不过在紧箍咒之下,忘掉了过去的一切,成了保护圣僧西天去的乖孩子,杀妖,除魔,积功德分。最后,再成为神仙。

确实,理想在现实面前,永远是那么的弱小。但是,当理想不顾一切地燃烧,其力量却又足以令天地变色。悟空固然忘却了前世,但他的心底,理想的力量却从未湮灭过。

紧箍咒的力量可以封住悟空的回忆,却无法完全封住他的心性。他的反叛,他的理想,纵使无法完全突破紧箍咒使他回到以前的悟空,却终于诞生了另外一个他,一个更加大胆更加叛逆的悟空。无论是不是如来的诡计,对于悟空来讲,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这是真正理想的力量。

五百年后,又一场厮杀,比五百年前的那次还具破坏力。两个悟空的对决,现实与理想的对决,现实杀掉了理想,但是,现实在理想死后,却又一次复活,而变成了理想!这是理想的赞歌,是理想的颂扬,”他宁愿死,也不愿败”,固持的理想与心性的力量,让我佛如来也不得不认输,这正是理想!

可是,一切又已结束。悟空依旧死了,抑或是早已死了。最后的结局,理想的胜利,我佛的服输,更像是今何在的一个童话。他用理想的方式写了理想的胜利,却又以现实的方式写了现实的凯歌。妖猴还是死了,紫霞、天蓬、阿月,也葬身火海,悟空集全力所造欲望天火燃烧七天七夜后还是灭了,阿瑶渐渐老去,小白龙不顾天条以雨滋养花果山,也迎来了天庭隆隆的战车声。所谓”种子已经撒遍天下”,也不过是安慰人心的一句话。就连五百年前悟空被电光照亮的身姿,千百年也只是凝固在”传说”之中……

天庭的力量,依旧。破坏之后,回复。

《悟空传》自始至终都在写理想力量,但却又难逃理想在现实前面的无力。这种矛盾,使全书充满了破坏的力量,充满了理想在现实面前巨大的破坏力量,但却没有希望,没有出路,破坏后埋葬了自己,现实却又在破坏后依然。耳畔始终不停嘶声的呐喊,但最终,仍是呐喊的人倒下。理想到了最终,一场天火,却也不免熄灭。理想的颂歌,到头来,也只是挽歌一阙,悲剧一场。
固守理想,悲伤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