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东方早白。胡乱收拾收拾,赶出篇日志,便背包出了旅店。依约与朋友相会,边走边聊,畅怀平生。于是时间倏尔便过,中午便到。与朋友至佳会园,感受熟悉的饭菜。上楼时,与朋友道:自来武汉,情感脆弱许多,连见到佳会园,都难免心里激荡。然而时间永远不够,很快就再次背上背包,向朋友道别,踱去543的站牌。

坐上543,向傅家坡进发。大学的兄弟结婚,无论如何,也要去讨杯酒喝。之前无奈错过几次婚礼,这回喜酒无论如何不能错过。想想也真庆幸学校能把两个假期并在一起,谢天谢地。543即将到傅家坡,立刻想起昨日晚宴之时,石静提起当年一起来这附近考研以及当时的漫天大雪。往昔至今,已有两年,却又仿如昨日历历在目。一趟故地重游,时间被压缩掉太多。

买票,等待一会儿,登上去黄石的汽车。在车上与邻座略略聊天,倒也相谈较欢。彼在读研。颇羡慕。聊着聊着,困意又涌了上来,便靠在椅子上,昏昏睡去。忽然被摇醒,邻座微微笑道:到黄石了。抬头一看,车已进了车站。笑着感谢了,拎包跳下了车,又向着传说中的外滩客运站进发。费了些小周折,终于来到了外滩车站。原来传说中的车站就是一座夜总会前面排着三四辆车,果然叹为观止。找到了去yuk家的车,坐好,还要等四十分钟才出发,只好耐着性子等,掏出手机,看张无忌打太极。

车终于开动了。此车我倍感亲切,因为与熟悉的7路车同出一辙。交了票钱,15,行驶时间与坐7路车时差不多,于是平生第一次感到7路车还不是那么坑人……颠颠簸簸,簸簸颠颠,还没有到……看着路边的江水,与另一边的山坡,思绪随风乱飘。给手机插上耳塞,《游园》《淯水吟》《黄玫瑰》……心随音乐起伏……

终于到了,走了几步,就见yuk笑脸盈盈迎上来。迎上去,没有如原想的那般来个拥抱,只是狠狠拍了他一巴掌。一年多没见,感觉yuk略略憔悴些,而熟悉的笑容依旧。他借了辆摩托骑来,结果摩托似乎不太欢迎我,任yuk如何努力,都打不着火。于是我建议两个人一起把摩托扛回去。yuk则不表态,继续尝试,最终还是失败,但也不听我的建议,而是决定把车推回去,嗯,确实比扛回去省劲儿。好在家不远,没多久也就到了。和yuk的父母见了面,当年入学的时候,曾经见过面,一恍已经五年多过去了……真是快啊……

吃罢晚饭,和yuk在屋里聊天。过往的无数记忆,又被勾起。那些青春岁月,虽然远去,却从未消失,而一直存在我们的脑子里。余魁说,当年的那口锅他昨天刚刚丢掉,于是自然就聊起那时买肉、菜、佐料,等等,围在一起,煮着吃,吃得肚子胀胀,然后熬夜跑车……聊曾经,也会谈谈眼下,也自然感叹世事的变迁,人情的变化。提到弟兄四人,实在难有一齐相聚的机会,皆无奈叹息。而我讲述昨日十几人开怀畅欣,yuk也连赞难得与可贵。聊了许多,许许多多,往时种种,陡然变为昨日,相去不远。目下是非,却又不知来日如何。但兄弟之情,却于婉延交谈中,郁郁芬芬,令人陶醉。

听yuk说了说明天的安排,原来此地的风俗与山东不同,午饭于新娘家吃,迎娶之后再在新郎家吃晚饭——而山东则只在一起吃顿午饭的。这样一来,明晚也得在yuk这里住,无法去孝感了。不过能见成面,也很不错了。不过终究能见到,也不错。只是希望与敏能够像yuk与小柯这样,守得云开见月明,终得个好结果。

老天保佑!

——己丑冬月十五夜
于富池yuk小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