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178 “酒逢知己千杯少”,回到学校,访寻旧友同窗,同席而座,酣然畅谈,岂不快哉!虽然酒少,但浓浓意谊,依然千杯万盏难盛。

中午邀旧日学工老师吃饭。二师昔日知遇之恩,从未敢忘。大学四年,所以有些许成就,往往难离二位老师的指点。而毕业之后,虽远隔千里,亦时常联系。而原来师生之情,也渐渐成了朋友之谊。坐着,聊着,才深切感受到大城市生活之不易。两位老师虽工作几年,但武汉房价之苦,依然铭心刻骨。让我也不禁开始嗟叹房奴之苦。而关于户籍和孩子入学的问题,又令我感受到教育资源争夺的激烈,及培养下一代的艰辛与操劳——仅入个学便如此麻烦,其余之事便不待言。真是难啊!也不由得觉得自己现在无房无车无压力的生活,确实逍遥快活。

而晚上,则更是重头戏。与上次回武汉一样,邀来了在校读研的全部同窗,以及在武汉拼搏的新林、芝芝与老石。新林不必说,大学四年的舍友,兄弟——而新林的出席,具有举足轻重之意义,他使列席诸位,在我之外,终于有了爷们:回来找个男同学,咋就如此困难!芝芝之前在广东打拼,而于我上次回武汉之时,恰好同样在汉,结果却因中间同学传达失误,二人并未见面,后来提及,方知错过大好机会,心下怅恨久之。好在之后芝芝回到武汉工作,方有此次弥补相聚的机会。老石则去了宁波大学读书,这次也恰巧来武汉游玩访友。之前我们便互相知道会来武汉,故皆坚定来汉之心。而读研诸友,也大多来到,惜乎伶俐回家、明艳在粤,未能见面;而刘芳、小甜甜,则都是导师有事,最终未能赶到,亦很遗憾,好在早上大家路途相逢,总算见上一面。而佳人袁圆,上次回汉因彼生病就医,未及相见,这次也终于相见。只是她依然感冒——于是我等明了:我来武汉,她便感冒。

久违的熟悉面庞,久违的高谈阔论,久违的开怀大笑,久违的欣然举杯——一切,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却又那么久远。正如老石所说,刚回学校,感慨无数,而游荡不一会儿,尤其是与同窗交谈,便恍然身在学校,从未离开。大家倾心畅谈,无所不谈。而工作对人的改变,也明显显现。我与新林、芝芝常常于某事感触相类,而读书的同学则有些不解。于是大家一起感叹,社会对人的熏陶与改变,确实于不经意间,已浸染入里。又由于我工作之特殊,大家表现出极大好奇,纷纷寻问相关问题。新林戏称为“XX工作问答时间”,大家哄然狂笑,好不恣意。大家谈理想少了,谈现实多了;谈未来少了,谈眼下多了;谈爱情少了,谈婚姻多了——其实,无论是社会还是学校,在时间的洗礼之下,慢慢改变了每一个人,所谓成长。而不变的,却是同窗浓浓真真的情义,犹如一坛白酒,历久弥醇,轻轻嗅嗅,便沁人心脾,略略一咂,就甘美全身。而这种情义,也正是我每有长假,便力图来此的重要原故——她们的研究生岁月,已过去一半。待她们毕业,风云流散,这种聚会,便难再有。她们,是我曾经的见证,见到她们,我也才真真确认自己曾经有过那样的岁月。正如上次回武汉,于饭桌上吴红云的一句话,令我唏嘘良久,之后时常忆起,从未敢忘。照片 187

她说:你现在回来,还有我们可以在一起聚聚,像个小小的大本营。而过两年,我们毕业了,我们再回来,又有谁能和我们再相聚?

——己丑冬月十五
于宏坤招待所
忆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