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回访武汉,重来湖大。

于赵家墩下车,迎面冷风吹来,已驱掉大半的疲惫与困乏。与上次一样,火车上基本没能入睡,待至武昌站,已乏惫至极。但临近母校,临近老友,内心阵阵涌动,那些疲困,顷刻消失,只有早点看到朋友的迫切,催促脚步快行。

早听朋友说到,校门前的建筑已开始拆迁。但亲眼看到,仍感受些许伤怀。那座座熟悉的破旧小房,毕竟刻划于我等记忆。于我而言,湖大校外,便是那般。突然间被打破,惊愕,无奈,又慨叹。原本认为,虽然离开这里,但一切仍存于脑中,并可偶尔回来,与现实相与印证——而今日的一切,则无情粉碎我一直以来之想法,已经没有什么相互印证,今而后回忆,只存于回忆中,仅仅是回忆,属于自己的回忆——念及厮,忽有股悲凉直冲天灵。低头,轻轻叹。

也要庆幸。于此重访故地,尚有未及拆迁处,仍予我回忆以证实。倘此次未成行,只见全部消失之景,则哀伤之意,更不知几何哉。

渴求了好久皮蛋瘦肉粥,下了公交车就张望寻找,终于一片废墟走过之后,见到小小粥铺。二话不说,皮蛋瘦肉粥,大碗,托在掌上,另一手捏小匙,小口小口地续。味道一般,对不起粥铺里摆的几枚粥坛子。不过,也足于满足胃中久涎的馋虫。

走着,啜着,看着,叹着。思维游走于现实与回忆之间,似幻似真。一切已经过去,似水无痕,却又明晰印刻。

掏出手机,虽然即将没电,纵然流量费要算,但还是登录手机QQ,把签名改掉:

长江……武汉……皮蛋瘦肉粥……内牛满面……

——己丑年冬月十四
于一期偏门外蓝冲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