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明天,”天下围攻”就会展开。

就是明天,红色倒扁进入新阶段。

近三个月一直在关注台湾局势,因为越来越发觉,台湾正好给我们一个独特的视角,来观察我们的民族与国家,进而深思我们的前途与命运。因而,从阿扁不断 事发,到施明德开始出手,筹款百万,走上凯道,环游台湾,等等等等,我都一直关注,较为了解。老实说,这次台湾群众的运动,给了我很大的触动,让我思考了 很多。

我一直坚持认为,在当代中国的条件下,西方民主并不是合适中国国情的选择。–其实不止是西方民主,严格来讲,但凡较为宽泛的民主,都不适合眼下的中国。因为中国人一直都不具备真正的民主素质。

由于中华长期的积习,”人情”在国人的生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关系网”在中国人生活中作用之大,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同时,由于我国 超长的历史,中国人比任何国家的人更深知政治上的争斗倾轧之术,而将这种思想现实化、具体化之后,国人在个人利益上看得相当之重–追求个人幸福与利益并 无错误,但超过了适宜的程度,就会产生恶劣的后果,而当今中国人正是如此。像在中国习以为常的不尊守秩序,排队插队,购物涌挤,正是这种心态的在具体场合 的生动体现。中国人,由其是一般百姓,在做出任何选择的时候,总是出于简单的对自己”好”与”不好”去选择。这种选择看似无可厚非,但因为缺少更高一层的 眼光,当专注于切身小利之时,往往忽略了更高一层的、大局上的利益。而当因为选择小利而损害了更高层次的利益之后,反过来,到最后,自己的利益同样受损, 而且损昔得不偿今失。

这种情况,也就可以体现中国人现今阶段民主素质的不足。民主的直接体现是选举,而国人如果参予选举,在投出自己一票时,心中的计算,并非以侯选 人与职位之间的搭配为着眼点,而是更多关注自己的小算盘。而当所选与自己直接关系不大的时候,更常见的投票是随意乱填,而不会真正去思考。–简而言之, 行使民主权利时,当今的中国人,缺少一种责任感。恰似李敖、施明德等人近日抨击马英九一般:当台湾民众高喊”倒扁”之时,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虽表面上与民众 一条心,但他出于竞选2008的利益计算,认定阿扁在台一日,民进党更落一天,08年自己胜算更添一分,于是并不真正全力支持”倒扁”,以自己的利益为第 一考虑,而不把整个台湾的前途摆在首位。

出于对当今国人民主素质的判定,我一直认为大陆的现行政体,是比较符合当今中国国情的。民主与集中相结合,慢慢发展,仔细培养,以时间的发展配 合良性的体制,逐步达到更高的层次。而台湾的局面,一直被我当成反例。以西方民主标准来看,台湾的民主程度无疑高于大陆,但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经济连年 下滑,党争不断,立法院、行政院时现斗殴,政党之间的斗争毫无民主色彩而更象黑帮恶斗,台湾的民间运动也往往不能成为社会发展的支点反成了暴力滋生的源 泉……一切的一切,看似民主,实则无处不与真正民主的精神相悖。

直到这次”百万人倒扁”,台湾人终于展现了他们的民主素质。民间的组织领导,秩序井然,毫不见暴力倾向。与警察有矛盾,有冲突,但都是以一种较 为智慧的方法进行。不见了往昔运动的暴躁,不见了往昔运动的盲目,不见了往昔运动的外厉内荏,这次运动呈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状态,大气而沉静,力量蕴其 中。这次的运动,虽然看似不如曾经的运动那样热烈,但它却拥有着建立在人性与民心基础之上的、可怕而更加可敬的力量。

台湾人变了。

严格来讲,相当一部分台湾人变了。

变化源于什么?

李敖曾经讲过,正如甘地认为印度人之所以受人奴役,是因为印度人受的罪还不够,台湾之所以这么乱,也是因为台湾人受的苦还不够。南部乡亲直到现在还支 持阿扁,明知道阿扁的为人,还是去投他的票,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受的苦还不够多,受的罪还不够!等到哪天台湾人经受了足够多的苦难,那他们也就知道该如 何把握、如何选择了。

确实如此。今天,那么多台湾人走上街头,以前所未有的民主素质,去进行他们的民主运动。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正是因为他们看到,自己昔日的选择 给自己带了多少苦难,他们经历了痛苦,经历了灾难,浴火而重生,方有前所未有之面目,而成前所未有之事业。这,值得我们好好思索。

我曾经迷惘。虽说我认定中共今日体制,恰合当下之中国。但即使以良性的发展继续下去,日后终能指向何方,我依旧无法有太明晰的把握,不能有太足 的自信。而今天台湾人民通过其”倒扁”行动证明,以中国人的素质,是可以完成改变而达到真正民主之要求的。纵使大陆与台湾的方法不同,途径不同,但至少, 我们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看到了令人欣慰的结果–虽然只是雏形。

从另一方面看,台湾一直在进行着较为激进的民主改革,虽说今日展现了一丝好的现象,但这种现象诞生的土壤与背景,依旧是混乱与不堪。这种强烈的 对比,让人不由得想起鲁迅的比喻:葬送了无数的森林,换来一小块儿炭。–这种代价,是不是太高?或者说,达到同样的目的,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

反观大陆,民主进程要比台湾和缓很多,因而没有出现台湾政坛和社会那种大的动荡。不过渐进发展过程,注定会经历更多的复杂与坎坷。在前进的路途上,如何尽可能去减少必经的痛苦,亦是我们民族应该思考的问题。

向来被称为具有两重性的资产阶级,在民主改革的道路上,选择了充满风险与血色的激烈之路,类似”革命”;而以”革命”起家,进以之立家、发家的我党,却选择了类似”改良”的温和派道路。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想想却也有趣。

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施明德和他率领的红色民众,他们在其喧闹纷乱的世界中,展示了一丝令人欣慰的希望,我们的民族,终有蜕变而腾跃的一日。

明日,无论结果,总值得我们铭记。

——丙戌八月十八
于临湖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