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六或周日,到相声水寨,等当天新鲜热辣的王玥波《大隋唐》的录音,已成了生活中的固定习惯。然而,昨天到了水寨的宣南书馆专区一看,满版全是关于“停止录音”的讨论。细看一下,原来是录音强人清阳发了个帖子,宣布由于“个人原因”,停止录音的发布。继而,又有人说是玥波在说书的之前,表态说希望不要再在网络上传播录音。至于再具体的情况,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而我个人,虽觉失望,并认为书馆的态度殊为不智,未能正视录音给书馆带来的正面效应,但也能理解,无可厚非。

可是,今天晚上回家,再开宣南区,却发现有人根据录音,将玥波的发言整理了出来。看了玥波的发言,我却是从头凉到尾,怔怔地不知说什么好。

某人整理的玥波原话:

……加一刻钟的相声是为什么呢,今儿这录音就不上网了,您知道吧,哈哈,省得网上他们老批评我,老批评我这个这个……说我那什么……这个这个……不好好说,耽误时间。我对网上这些听书的人有意见,为什么,他沾您各位的光,您是每礼拜30每礼拜30坐这来听,他是一子儿不花跟家听,您各位出门儿碰上我都说,玥波说得不错,多努力,即便有提意见的到后台也客客气气的。他们可不管,在家听完网上就骂大街。可是有确实咱说的不对的地方,不对的地方你没听,你一子儿没花你还说我,多不地道啊!(鼓掌,叫好!)……我饶着我吃着您各位喝着您各位我可还得听他骂,您知道吧,您各位谁要说我两句我是不敢还言,所以这个我对网上这个听书的人有意见,所以咱们跟录音的几位老师也都商量,咱确实跟这个曲协啊、电台、曲艺网都有合同,老在网上播咱这录音哪,也是对不住人家这各个相关的媒体,人对咱也有着意见呢,今儿刚听完书录完了,明儿您在网上就播了,有时候当天就能听了,那人家那录音就失去效力了。所以咱们也跟录音的这些同志们大伙也都商量,尽量的呢别往网上登,我也不愿意让他们说我品头论足的。说这样不是能替咱们宣传宣传吗?我觉着啊,这不在这儿,您各位也是看了电视广播来的,但这么宣传呢,厄……力度也有限,这人的口碑是主要的。刚才我在厕所碰上一个朋友还说呢,上回是一人儿来的,今儿带俩朋友来,哎,他听着好听,他在现场听他回家才说去呢,一传十十传百,还仗着您各位多捧场。这个交朋友就是这样,一回生两回熟三回咱们就是朋友,要说交朋友,最懂得交朋友的是秦叔宝。(鼓掌,叫好!)……扔多远都得 den得回来,不能忘了,您知道吧……秦叔宝……

这说的叫什么话!

究其话里的深意,无外乎一个“钱”字。虽然明面没这么说,但谁也明白其中的道理。找个托辞,也属正常。可玥波这一番话,却是不顾事实,不讲道理,虽然痛快,却是太过伤人了。

是的,网上是有听了录音开骂的,这种人也确实无耻,但这些人毕竟屈指可数,捧玥波的人可比骂的多的多。就拿水寨来讲,但凡有无理砸玥波的,哪个不是被群起而反砸?这倒好,一钯子全给扫干净,合着网上听录音就天生着该挨损,良心啊。

再者,网上听录音的,真的就都犯穷心?谁也不缺听书的那点儿钱。是有北京听了录音就不去书馆的,可也有外地想去而不得的,那又怎么讲?我倒是想去现场听,可我人不在北京,每次听录音都嫌不过瘾,看不见身段,恨不得杀到书馆子交上钱连听带看,那真是当浮一大白——问题是我想去都去不成啊。

我有一个朋友前不久前去了北京工作,我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有时间去宣南坐坐,泡杯茶,听听书,权当替我给宣南做点贡献,并请她争取向玥波告知我对他的喜爱和支持。结果,现在倒好,这段话说的,我那个心啊,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我那朋友讲了。

我平时,也都向周围、网上喜爱曲艺的朋友,推荐玥波的《大隋唐》。虽然他们一样没有付钱,但都是书馆将来潜在的观众。我曾向他们推荐过德云社,他们都说去北京的话一定要去天桥听场相声;我又推荐了玥波,并说一定要再去宣南听听书,票不贵,书更值。我一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我相信这样的人绝不在少数。是的,我们一个人的力量,远远比不电视、电台,但我相信,全国各地像我这样的人集在一起,对周边人的影响,却比电视、电台的要更深刻、更真切。一百个听广播的,可能听完之后没有一个人会去书馆;但周围十个人听了你真实的夸赞,可能就有两三个会找机会去书馆。草根的力量,就在于此。

最后再提一点,录音乍一看,仿佛会影响卖座儿——不花钱都能听录音,谁还花钱去书馆?但仔细分析,并不完全如此。一方面,是我前面说的录音只有音没有像,虽可解馋,但味不足,听书听进去了,都会跑书馆的。更重的要是,听书不比听相声,要连续不断的听才行。但宣南一周说一回,谁也保不齐有事不能去。有了录音,错过了可以补,这样有了机会也才能踏踏实实继续去书馆接着听。要是有事常断书,又没有录音,任谁多少都会冷一些的。我前面提到的朋友,在北京工作就很忙。写此文时,向她略略提到此事,她也说,因为有录音,所以她才有机会去书馆听。要是只能一截一截的听,那也没什么意思了。

啰嗦了半天,实在是因为玥波的话太过于伤人。一直觉得玥波人挺厚道,但不得不说,这次看走了眼。录音事情的处理上,玥波还真照郭德纲差不少。再多的话,今天不想说了,且在此打住吧,还是希望宣南书馆能维持并发展下去,现在的评书艺人实在是太少了,能让这门艺术延续,比什么都强——虽然我认为,允许录音传播更有利于这门艺术的宏扬,亦有利于艺人个人的经济收益。

——己丑年二月二十七
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