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打《天地劫》渐入佳境,仿若着了魔一般,颇有些当年沉醉于《仙剑》中的感觉,白昼奋战不懈,夜间魂萦梦牵。

昨天打的还算多一些,鲜于超加入队伍,紫枫也加入了。先说鲜于超一战,一开始颇为头大,因为鲜于超离得远,势单力薄,实在感觉将双方汇合起来太困难了。后来发现鲜于超攻防皆强,又有三颗金创药在身才稍稍放心,几次血染樱花之后总算是成功通过。

可是紫枫加入后的第一战,就是可怕的梦魇。昨晚攻了数次终于还是没能过去,直拖到今天来打。清晨奋战,又是一次一次的败阵。无数次地调整战术, 试验队型,花尽千般心思,借助万分运气,终于成功地在保存全部队员的情况下,灭尽了上方的四股敌人。SAVE之后尝试攻击下部的总队,几次又是败阵,只好 放到下午来攻坚。

中午接到朋友电话,下午要来找我玩,我便想等他走了再玩。可看完世锦赛他还没到,于是继续投入奋战。可还没到出现败阵,他便到了。也好,反正是 当年因《仙剑》走近,并一起奋战过《剑侠》、《金庸群侠传》、《轩辕剑》等等的同道中人,便邀他一起体会。很快,就让他看到了那樱花漫天飞舞的场面。

重新来过。两个人一起讨论布阵,制定战法,互相提醒启发,一次次地尝试。突然心里就感到很舒服,很温暖,游戏中的人物互相帮助,团结合作,情义至诚,而现实中的我,也有值得依赖,能够交心的朋友,实在是好。终于,在我们两人的共同努力之下,终于过了这一幕。

然后退出游戏,完全体味生活中友情的味道。

送走朋友之后,又去翻了一些老鸟的帖子,又不由得汗颜。我虽过了好几幕,但只是争取通过而已,宝物只得了相当有限的一点儿,还大都是明宝箱里的,隐藏 宝物只得了一两件。而别人玩,非但要拿所有的宝物,还玩出许多花样来,有最低等级过关,有只练殷剑平与夏侯仪两人通关,有尽量练高等级通关,有若干幕敌人 无反击胜阵,等等,实在是令人咋舌。再想一想自己,没有隐藏宝物,无法练出终极装备倒也罢了,只能看到伤感到一蹋糊涂的badending,就不免有些失 忘了。

今天的故事情节没有太大的进展,主要就是攻过了一场战阵,倒是昨天紫枫出场的那一段,颇有意思——又让人想起了《笑傲江湖》。又是竹林中的琴声,又是 技艺高不可测,又是年轻美女成前辈,呵呵,紫枫乎?盈盈乎?不过紫枫似乎明白殷封二人日后关系发展的方向,也似乎不愿置身其间,隐约间仿佛总在格外强调两 人的关系。莫非她擅长的占卜已让她明白日后的指归?

紫枫,剑平,寒月,鲜于,上官,期待你们更多精彩的故事。

附:因为无法忍受关机就重启的WIN2K,今天又把系统换回98。整体感觉在多任务状况之下,2K的表现要好于98。如播放RMVB,在2K中就不会一蹦 一蹦的,在玩《天地劫·神魔至尊传》时,98下的音乐感觉杂音很多,颇为嘈杂,没有2K下来得干净和悦耳。只是关机就重启,实在算是个更加严重的问题,只 好两害相权取其轻吧。98下玩《神魔》,想来不会再出来播完动画就回桌面的问题,只是还没试过,不敢妄下定论。

——丙戌七月廿九夜
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