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天过去,假期马上就要结束了。在湖北的日子,所剩亦无多矣。

今天睡了个懒觉,快九点才起床。自从工作之后,睡懒觉就成了奢望。记得前两天刚到湖大,去一期找王芳,刚进一期,也就是九点半左右,迎面遇到了小甜甜。上去打招呼,她自然惊讶。而我却更惊讶,因为我问她干嘛去,她回答说去过个早,然后自习。天啊,九点半还没吃早饭!这还是我眼中一贯勤劳勇敢爱学习的小甜甜,天啊。待我到了王芳楼下,联系了几名同学,才更知道,原来她们n多人还都没起床!天啊!地啊!原来研究生的生活竟是如此的颓废与幸福啊!后来晚上一块吃饭,我多次提及此事,以示心中的不平与艳羡。——这么一想,今天起床还不算啥懒觉,唉。

上午在敏家一切自然,吃罢了午饭,收拾行装,与敏一起在门外陪她母亲说话,并一块儿等回孝感的车。三点多车终于来了,向阿姨道了别,与敏一起登上车,启程返回孝感了。到了孝感,转车回敏的学校,在离校不远的某个手机卖场下了车。因为敏回家时给她父亲买了个手机,结果手机充电器是坏的,便又回来去换。进了卖场,到至售后,因为没有带手机,售后人员又取了款同样型号的机子过来试,确认充电器确实有问题,就喊来一位小姐,令其拿个新充电器来。等新充电器拿来,插上一试,一切都正常了。这时售后人员有事进了小屋,那位后来的小姐帮我我把充电器从手机上取下,装好在盒里,边拆时还边说“手机直接装兜里就行”。我心里偷乐。等装好了,我与敏转身欲离开,那小姐在后面喊:“手机没拿!”我转身笑笑:“这机子是你们的。”一瞬间,她有些傻眼,我微微一笑,与敏一起离开,敏也笑得十分灿烂。我说:“我都觉得我特伟大。”敏笑得更开心了:“我也觉得,哈哈。”

因为敏的手机实在旧了些,还破损了,原本就计划给她换个新的。正好在手机卖场里转了转,lg的有两款机子很漂亮,敏喜欢,可是是棒子货,我坚决放弃了;然后是步步高的音乐手机,也是外型很得敏的喜欢,可是我感觉这价钱实在是有些离谱,居然敢卖到将近两千块,两千块啥手机不能买啊,一点山寨的觉悟都没有。本来准备离去,看看敏之前在移动营业厅看上的一款杂牌机子,恰好在离开门口的诺基亚专柜,看到了正在做活动的5000。很简单朴素的机型,但经济实用,体积小巧,也符合敏对手机“基本功能够用就行”的朴素标准,价格也挺便宜。敏看了看,也挺中意,于是乎选了选颜色,我就拿着票去刷卡了。买好之后,路上和敏闲聊些,心里挺开心。

回到学校,把东西放下,喊上敏的小弟,三人一起去吃晚饭。我建议去稍远一点的某家穆斯林饭店吃饭,那里的炒菜颇具特色,敏表示同意。三人边说话边走,半路上看到许多品牌店在促销,便跟敏说,吃完了饭来买件衣服。到了饭馆,要了份大盘鸡,红烧茄子,又烤了些羊肉串。这家饭馆虽然菜色不错,不过速度始终太慢,等了好久,才算把菜上齐。不过说回来,味道确实很不错。想起在较久之前,和敏上一次吃这里的大盘鸡,因为没有嘱咐少放辣,结果敏和我被辣得嗷嗷叫,可是叫完还是大口大口地吃。和敏一说,她也乐坏了:“确实很好吃嘛!”

吃完饭,小弟先回去学习了,我和敏则逛逛街。先是在几家电脑店随便转了转,然后去看衣服。苦于囊中羞涩,又兼确实没有合适的样式,转了几家都没有买。后来在正在举办“买一送一”和“两件120元”的德尔惠,找到了两件还算中意的衣服,花了一百二十大元。倒是还看中了一套套装和一件羽绒服,虽然价格较高,但也准备放血了,但结果都没有合适的尺码,也乐得作罢了。买了衣服,又与敏一起步行去了中百超市买些食品。一路上也是聊天,开开心心,舒舒服服。到了中百,买了些食物和水果。因为想起前几天坐火车时,因为没带冰红茶一路内火中烧口渴难耐,发誓到了孝感,要买个西瓜吃,所以缠着敏给我挑了个冰糖瓜。敏是挑瓜高手,大学时经常吃她挑的西瓜,特别甜。尤其有一次,在教育超市买了个瓜,然后在大堂切开了吃,结果几个大妈看到了里面通红的瓜瓤,也主动赞叹敏的高超记忆。我又特爱吃西瓜,真是幸运啊。然后,又买了两大瓶2升的统一冰红茶,一瓶在孝感喝,一瓶明天回去时带在路上喝——犹记得第一次喝冰红茶,还是和韩导、lily姐一起吃饭时,喝的他们的。

与敏这样逛街、逛超市,已记不得上次在什么时候了。真是温馨,惬意。——这也是本篇名之《消费》的原因。

买好了东西,两个人往回赶。仍然是边走边聊,只是话题渐渐回到了日后的生活打算、各自努力的方向、我的性格缺陷等方面,有些沉重起来。不过话题虽然沉重,心里却更加有了底,因为沉重的话题更让我坚定了敏的可资信赖。唯有以自己的努力,来回报她对我的信任、支持与依赖。

又想起那句我曾无数次引用过的话:

明天不一定会更好,但更好的明天一定会来。

——己丑冬月十八
夜于孝感文昌小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