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终于去了聊大,和几位认识、不认识的朋友一起训练了半天的时时。或许是受到昨天表现的影响,今天心里明显发急,不能如之前那样,将心思尽可能沉静下来,而表现得急促;表达也多少失去了以往的流畅与连续,多次出现了打哏、断语、反复等情况,心里实在是不舒服。

虽然自己也明白,发现问题正是模拟的价值,也十分清楚现在最重要者,乃尽力用好剩余的几天完善自己,但昨天的表现,却如心魔一般,无论如何劝自己,却始终挥之不去。正面劝说,无用;反面开导,亦无用;侧面玩笑,仍无用。或许因为心里还是将其看得很重。虽然尽可能放松,但内心深处,仍然是弓弦紧绷。而在重压之下,稍稍失常的表现,就令我心态严重失衡,暗涌不少对自我的怀疑。

不过今天,和几个朋友轮流上场尝试,发觉几乎每人的状态,相较于济南时,都有不同程度下滑——而朋友也都感觉到,我在答题时,明显表现了不自信、胆怯、底气不足。他们很意外,我也很郁闷。不过大家的状态普遍不佳,也说明脱离了那种紧张、充盈的生活,每个人的思维不由自主地都懈怠了。想起在济南的四天,每天从早到晚,脑子总是不断思考如何答题、如何分析、如何切入、如何举例……高度紧张又专注的状态之下,面对每个问题,都能做到从容不迫。而回来之后,稍稍松懈,就明显现出落差。这时,才更深刻地体会到“练”的意义。非但“一曝十寒”要不得,乃至“十曝一寒”都会影响状态的发挥。于是乎大家也都达成共识,在余下不多的日子内,一定要抓紧练习,靠练习出状态,以练习调心态。

看到了大家的状态都有所下滑,心里之怯,多少减弱了一点。好在我上场的时间还比较靠后,调整的时候相对多些,要好好利用,不能白白浪费掉。而意料之外,老舅又打来电话,今天又额外安排了一模拟。我于是和朋友们告别,驱车赶往模拟处。本以为考官会分别出题,所以在考场外静静聆听,希望能借鉴考官的点评,完善自己;结果后来发现所有考生都答一套题……于是乎,我在模拟考场内,顺利说完在外面想到的答案,全场皆是惊呼。我囧囧地道明原由,每位考官也皆被雷得不轻……不过考官还是指出了我存在的一些问题,老舅也指出我答题时遗漏的重要部分,这些问题还要好好总结,尽量避免。

拜事先思考过相关问题,这场面试成为最近几次模拟最成功的一次。明知道表现尚不错是因为泄题,但心里却因此而安定许多,丧失的自信,也回来些许——敏感与重压的时期,心理还真是微妙。

无论如何,还是利用好最后的日子,多练习,如我多次引过的宝宝那句话——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也希望如当时在济南所写,向着范进努力吧……

——己丑年三月二十八
夜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