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仆仆,一路颠簸,总算在当天赶回了家里。

乘车劳顿,却也算顺利,没遇到大的障碍。早上出门,便是坐车,坐车,不断地坐车;偶尔没有坐车,也是在等车……坐上传说中的七路车,一张票就要八块,真真吓了一跳——从未坐过如此昂贵的公汽。出城,看着沿路的状况,心里变化万千。从好奇,到失落,到失望,到意外,到惊奇,最后又归于茫然和惆怅。

遇到几位同仁,看起来也颇为稳重大方,打个招呼,寒喧几句,心里却不由得加了压力。领了通知单,知道了面试时间在27号下午,心里又不禁发愁——怕什么来什么,如此看来,26日武汉之行,恐难如愿。虽掐时间来回,仍能按部就班,然则旅途疲惫,若因此而影响面试的发挥,则后果着实严重。可偏偏之前和敏提过此项计划,若又放弃,伊人失落仿佛眼前,心下又不禁痛苦纠结。

纠结着、矛盾着,顺利完成审查,又踏上归途。又是继续的坐车等车再坐车。很幸运,误打误撞在火车站前找到了回家的汽车,而不必再从济南转车,实在感叹走运。熬着时间,就到家了。

身体并不算太劳累,但心却真真疲惫。随手码几个字,早日休息了。明天又要起程,奔济面而去了。

保佑。

——己丑年三月二十
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