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新落城的宅第前人潮涌动,熙熙攘攘,颇为热闹。当朝达官贵人亦是时有到来,在仆人的殷勤地招待下入府。只闻得“恭喜”、“大人”、“请里面座”之声不绝,迎宾的家仆已忙得不亦乐乎。

热闹持续了整整一天,到了夜间,府中又大摆筵席,宴请嘉宾。  主人举杯,笑道:“承蒙诸位大人不弃,敝宅初成便来捧场,小子感激不尽。更凭诸位大人在小子遭黜之日,几番为小子进言,方得今日重列朝堂,此恩此德,小子铭记于心,不感有忘。为表敬意,小子尽干此杯!”说罢,一饮而尽。

一位大人呵呵笑道:“秦公子何必如此客气?想当年秦大人凭八斗之才高中魁首,尽人皆知,京师百姓,莫不钦仰啊。本便有扶摇直上之途,且老贼时窃 相位,欲招大人为婿——此更乃平步青云之径也。难得秦大人目光如炬,知老贼心术不正,无扶助天下之心,仅谋利为已之欲,力辞婚姻,方为老贼构陷,被黜万 里,做了这几年偏远之地的草芥之官。我辈只是不忍秦大人如此英才,明珠见弃,聊表吾心而已。终究还是皇上圣明,知老贼心术不正,罢官下狱,且启用遭老贼陷 害的忠良,秦大人终归京师。还是圣上英明,圣上英明啊!”

其他众多达官听闻此言,皆起立而举杯,共称:“圣上英明!圣上英明啊!”尽饮方重坐。

秦大人笑道:“纵是圣上英明,亦断断少不得诸位大人辅弼。小子今日重归京师,亦当尽力竭力,佐诸位大人共辅圣明!”

又一位大人道:“秦大人实在过谦。余者且不论,仅牛贼下狱,李公继相,李公向来对秦大人称誉有加,且今又与秦大人结亲,有李相这般泰山在,秦大人何愁不步步高升?况且秦大人的才学亦是有目共睹啊。”

旁一位大人接道:“要说李相的千金,那在京师可是大大有名啊!据传容貌端丽无双自不待言,性情亦是温柔良顺,且饱读诗书,真是大家千金啊!秦大人此番回京,不止功名在手,亦得佳人相伴,亦不枉大人几年艰辛啊!”

秦大人听言,先是闪过一丝苦笑,即刻又重现笑盈盈的样子,举杯与宾客共饮。

正在诸人欢宴之时,忽听外面有人高声通报:“李丞相驾到!”

众人一听,“啊”的一声,都是极度惊讶,谁也未曾料到,当朝宰相,而且是秦大人未来岳父,会亲自来到他的下属臣僚,且是未来女婿的新宅。大家纷纷起身相迎,厅口立刻拥挤了许多。幸而大家都还记得先师教导,不敢太过于唐突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