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期上前行礼:“禀大人,小人之友已到,两人皆在下侯命。”

秦杨道:“有劳先生了。先请先生朋友歇息片刻再歌吧。”

俞期道:“谢大人体恤。小人的朋友皆是西秦歌者,唱词本分内事,不必多歇,待现在所歌之曲结束,便可唱了。”

秦杨道:“如是也好,只是幸苦先生与先生之友了。”

俞期却微微一笑,道:“大人实不必如此客气。小人的两位朋友,其一与大人也是旧识,相信大人今日亦是记忆犹新,不至忘却,大人大可不必如此见外。”话语之间,似大有深意存焉。

秦杨一听,脸色陡然一变:“什么?”

俞期却又是一笑:“大人很快便知。”

周遭诸官员有些在聆听歌女唱词,有些在窃窃私语,也有很多人听到了秦俞二人的谈话,见秦杨如此反应,心下也有些奇怪,却又不便多问,欲劝慰却也不知何言,也就大都作聋哑状。李相对俞期知之较深,却也不明就里,心下也有些狐疑。

秦杨一惊之下,紧接着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定了定神,道:“西秦诸多旧友,不知今又得逢谁?”

俞期道:“大人一定记得。稍候便知。非是小人卖关子,实是她欲给大人惊奇。”

秦杨越听心中越乱,却也无法,只得尽力定神,掩饰己心而已。

转眼之间,歌女唱曲已毕,俞期领命下厅,带进一位女子。

女子身姿仪态自不必说,风月场中的翘楚。面前却轻纱遮掩,看不清面目。

女子婀娜上前,施礼,道:“小女子见过诸位大人。”

秦杨却双目紧盯来人,双唇微动,喃喃道:“是她么?”

女子礼毕,与俞期同归座,俞期执器,女子轻启丹唇,共献一曲《西凉词》,其声婉妙多姿,甜美中含凄凉,哀愁中伴曼丽,端的不可名状。在座诸人皆在官场厮混半生,听唱词歌曲无数,然亦被此女子一歌所擒,皆生赞叹之意。

秦杨却也为《西凉词》所醉,久别咸阳,终闻西秦之音。咸阳,曾寄寓了多少痴心,多少辞采,多少思恋,多少梦。赏词之中,秦杨的容颜渐渐和缓,不再有起伏之色。

一曲歌毕,众人皆高声称妙,女子起身施礼。

秦杨笑道:“好一首《西凉》,谢田小姐赐声。”

女子一听,咯咯一笑,轻轻揭起面纱,道:“大人果然还记得燕珑?咸阳一别若许年,燕珑容减色衰,不意大人还记得小女子,真真让燕珑意外。”

秦杨笑笑:“就算忘得田小姐的美颜,咸阳郊外一曲《九张机》后,试问谁还能忘得了田小姐妙丽的嗓音?”

田燕珑笑道:“谢大人夸奖。”

秦杨向众位大人道:“当年小子作西园公子门客之际,曾历咸阳花魁赛,其时田小姐尝歌《九张机》,声色辞采,一时震惊诸人。由是小子也便与田小姐相识。不意今日竟于此重逢,实在意外。不意俞先生方才所言之人原是田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