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词歌毕,四围寂静,无一人出声。只有已垂萎的花瓣,经此激促,竟似生出精力一般,反比早先更为鲜丽。打破寂静的第一句话是:“敢问相公大名?”

第二句是:“不敢,在下秦杨。”

柳芝名动咸阳。

秦杨名动咸阳。

既而,西秦梦馆待秦杨如上宾。

既而,秦柳二人情芽渐茁。

既而,咸阳市人莫不赞叹一对璧玉佳人。

既而,秦柳二人合力凝思,集古曲,翻新调,融情思,力创《阳春十二曲》。

只是,柳芝毕竟乃青楼女子,并非自由之身,二人情投意合,却也只能两心相聚。

西秦梦馆虽感激秦杨,然根本也不过因秦杨帮她们提高了柳芝将来的身价而已。她们不会让秦杨“白白得了这个便宜去的”。

于是,柳芝出闺接客的那一天终于来了。

秦杨曾想筹钱将柳芝赎出,但尚未梳笼过的“摇钱树”,岂是说赎便赎,何况是个穷书生?他亦与柳芝商议,退而求其次,争得梳笼的机会。但几大富家公子拼财力争机会,又岂是他一个门客可以相争的?

那夜,只能注定是个悲伤的夜晚。

柳芝孤寂在房中,听房外一声声嚣张的报价,暗自垂泪……

秦杨伫立于楼外,望着阁中点点烛光,钢牙咬碎……

后来,秦杨与众人得知,是夜,梳笼柳芝的,乃是西园公子……

那一刻,秦杨甚至顾不得屈辱之感,而已狠下决心,离开咸阳,赴京赶考。

之前曾有人劝秦杨求取功名,然秦杨与柳芝皆鄙弃功名,称“蜗角虚名,蝇头微利,拆鸳鸯在两下里”,愿得缱绻真情义,宁舍鳌头状元郎。然而在那一刻,他决定赴京,为了柳芝,为了自己,为了两人的情义。

柳芝虽是不舍,却也体贴秦杨的心意,虽担心秦杨高中之后成为达官之婿,犹豫之后依旧支持秦杨的决定。秦杨赴京无盘缠,柳芝偷偷将西园公子所赠体己送给秦杨,以作路资。

就这样,秦杨只影单人,离开咸阳,踏上去京师的路。

咸阳在身后越来越小,终于消失。

秦杨激于心底之意,加之才华过人,终在科举中一举夺魁,赢得头榜头名。

果然如柳芝担心一样,时丞相牛方欲招秦杨为婿。而秦杨,力拒婚配,终于惹恼了牛相,遭贬边陲,官至微末不说,还受有管制,不得随意离开。

然而,当拒婚之事传到咸阳,又惹一时轰动。他们自不知后来所谓“知老贼心术不正”,他们只知,一代传奇,就此锻铸。

秦杨曾托人暗中去咸阳联系柳芝,然使人捎来音信,说西秦梦楼曾遭火灾,柳芝去向不明。

秦杨心中焦急,继续托人寻访,然再无下文。

时过境迁几多年,牛相倒,李相立,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时丞相也一时僚。牛相贬黜之人,尽得录用。秦杨由是回归京师。

却谁曾料,时至今日,当秦杨接受了李相的婚姻之议,却在新宅落成之宴,重逢柳芝!与当年一样的安静。

只是,此次打破沉寂的,是昔日第二句话的主人。

“这些年可好?”

回答的却是田燕珑:“燕珑还好。年长色衰,不过落个老大嫁作商人妇。后在京师意外逢得俞先生,便常有些来往。后俞先生告知燕珑,燕珑的这位朋友,旧家曾失火,她借机而走,后为便于京师打探消息,隐入一曲班。此班亦常来往于京师之间,恰巧又与俞先生甚熟。此友遂俞先生相识结交。故此燕珑与此友得逢。友虽系亡人,然旧家气衰,却也未有骚扰。”秦杨一听,便知三人顾及自己,旁敲侧击将事由告知自己。心下明白了柳芝这些年来经历,也解了难以寻访的缘由。想其为打探消息,弱质而颇历风尘,既感动又怜惜,然想及自身,今竟应了别家婚事,又是既羞且愧,难以言表。

却听柳芝开口:“秦……大人何需伤怀。世过境迁,一切何必过于执著。咸阳旧事伤怀,已成陈迹。芝芝身系微末,然也知世事变化,不由人心之理。秦大人得至今日,自当珍重。昔年拒婚,心迹已明。咸阳之人无人忘怀。芝芝于今,只祝大人日后安泰。今日《阳春》之曲勾大人伤怀,芝芝之罪。然芝芝既唐突大人,愿再献一曲。因芝芝已厌倦曲班,近日将离去。权当此曲,作别离留词罢。”

秦杨心下暗伤,秦郎之声不再,芝芝之称难唤,今夕何夕,感怀伤触,明夕何夕,卿将陌路!开口,声音却有些嘶哑:“如此,谢小姐赐曲。”

柳芝扬指轻挥,歌声宛转而至,正是一阙《杨柳枝》:

“家住西秦。
“赌博艺随身。
“花柳上、
“斗尖新。
“偶学念奴声调,
“有时高遏行云。
“蜀锦缠头无数,
“不负辛勤。

“数年往来咸京道,
“残杯冷炙漫销魂。
“衷肠事、
“托何人。
“若有知音见采,
“不辞遍唱《阳春》。
“一曲当筳泪落,
“重掩罗巾。”

歌毕,有清珠零落,敲碎玉盘。

且非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