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把今天的事写下来,我都觉得对不住我自己。

一大早醒来,便发觉嘴唇热辣辣地难受。仔细感会下,果不其然,唇上人中处起了几个包——上火了。前几天才思忖着有段时间没上火了,没想到火气这么不经念叨,昨天中午晚上两顿担担面,就把它给拱了出来。

挣扎着起床,喝杯水,便打开电脑,完成每天必过的步骤。元旦那天要做材料,头一天晚上给本本装上wps便于第二天用,没想到过了会儿qq、firefox就开始接连无响应,然后资源管理器也无响应,最终系统卡死,只有鼠标的光圈圈可以动,无奈只得手动断电。再启动又这样,接连几次,没有精神再折腾它,就关了机。没想到第二天带去做活时,却又没有再出问题,心下高兴。昨天带回家里,一天用下来,也没再出现过无响应,不过倒是也会抽风,突然上不去网。在网络连接里能看到连至路由器,也能看到路由器连到了internet,但偏就开不了网页。重启电脑又正常了,感觉像是arp攻击时的征兆,可局域网里就我一台机子啊。尝试着绑定arp,倒也真安稳无事,用到晚上。

今天早上开机再用,开始也倒算顺利,用了约半个小时,毫无征兆,一个软件开始出现未响应。随着我心情的下沉,其它的软件也接连开始无响应。嗯,老天保佑,机子又卡死了,等了半天没反应,只得长按电源解决之。心下郁闷。

看看时间不早,得去潍坊了,便没再开电脑,穿大衣正要出门,接到同事电话,要过来找些资料,便等他来了才走。出门才发现,又飘雪了。才入新年三天,已飘了两天雪,真真有趣。上了传奇般的七路,等啊等,终于出发,慢慢悠悠踱向潍坊城。一路上搭车的人越来越多,开始有站着的了,慢慢的连站着的地儿也快没了。我这才发觉,原来元旦的公假今天才结束。到了寒亭时,已下去一些人,只有个别人没座。马上要进入城区,售票员却突然喊我与另外两个快要下车的与她一起下车,转搭其他车去城里,车钱她出——看来有查车的。抱着理解的心态与之下车,开始还以为会打的士,结果苦等的士也不来,最终望穿秋水终于盼来一辆,她却视若无睹,我才了然:还是要搭公交啊。再过了会儿,5路车呼啸而来,她一马当先,边冲边回头向我们喊:跟紧我挤……结果,门一开,车内压压全是人,她那宽阔的身躯居然挤了上去,可我们三人再看门里,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眼睁睁看着车门一闭,又呼啸而去。三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迸出几个字来……三个人又在寒风里等啊等,好不容易又等到一辆5路,里面的人比上一车少不了多少,不过好歹能立个脚,咬着牙挤上去,自费买了票。不由得撇撇嘴,谁说好人就有好报。不过这车的售票员年纪尚轻,相貌也颇清秀,声音亦不错,终算聊慰我心吧。

下了车,要转搭53路,才能去到城南的某快递点拿我网购的书。看看路线,判断一下大致转车的方位,结果没判断出来。好在一辆53路斜斜地开了出来,算给我指出明确的方位,向之走着,又眼看着一辆53路从我背后超出,然后在前面的站牌停下。我正紧跑着,却又见它缓缓起步,继续向前开去。我也只得放慢脚步,慢慢走过去,趁等车时,买了四个小包子,填了填肚子,终于不那么饿了。等到车,坐上去,哈哈,就是比7路快啊。

从城北坐到城南,看车外的道路愈显冷清,就知离目的地不远。突然,车停了,乘客纷纷下车。我一愣,应该还有两站才到我要去的地方啊。一问乘务员,终点站居然真就在这儿了——难道因为前面在修路的缘故?明明站牌上还写着三站后才到终点嘛。可拗不公交,只得下车,靠11路去了。约二站路的步行,终于快到了。想到上次头回来这儿,找人问路,一个几岁的小妹妹主动跑着带我去,到了门口一指就又跑回家去,连个说“谢谢”的机会都不给我,在寒冷中心里涌出一丝暖意。

到了快递仓库,说明来意,他们开始给我找件。翻啊翻,翻啊翻,就是翻不到。翻一番,没找到;翻两番,没找到;三番快四番,还没找到……他们快要崩,我也要疯掉……后来他们打电话查询,最后发现我的件居然被某个菜鸟派到了滨海去。他难道不知道滨海点也递不到我处,而且我去那里更麻烦么?叨唧半天,最后他们答应待把件调回来,用申通给我发过去。可快递费却要我拿。心里不由得恼火,交涉半天,最终无果,想了想,今天肯定拿不到书,退回去的话,里面使用的20元优惠券就报废了,上次已经废过张10块的了;下次自己来拿,一不知什么时候才来,二来成本更高,最终也只好付了快递费。出来越想越恼火,反复问候某家女性。真阿Q啊。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没用。

走回两站路,刚到站牌,就发现眼前一辆53路开出。招手无用,只得等下一辆。好在53路不是7路,无需等20分钟,三四分钟后就来了下一辆车。咦,终点站的车不都停路这边么,怎么这一辆停到了对面?没办法,又只

昨天写到这里。本来后面还有:搭上车结果下一辆53路又停到对面、去沃尔玛购物兼吃饭为省路程先去吃饭结果吃完饭忘了退卡最后又废路程回去退卡、想买的节能灯管东西没买到、付款的时候信用卡又不见了、一件商品没有条码查条码又等了半天、查条码时找到了信用卡用之付那件商品时发现价钱19.9元正好没积分、回家等7路车等了半天冻个半死、车上又挤个半死、回家后发现买的书皮正好短了一截、晚上去上班走到半路发现没带门卡又折回去拿、到了单位已经迟了正好在值班室遇到领导、晚班期间同事说闹肚子闹了一整天了结果紧接着我的肚子也疼起来了……

然而,正写到那里,手机忽然响了,颦儿打来的。一接就发觉她的语气不对劲,她说: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听她说着,我的心忽然也沉下去:韩国、大火、同学姜超去世……同学孟凯没有消息……

刹那间,前面那些事都已微不足道。难以致信、不能接受、伴着深沉的悲痛,把我深深包裹……

便什么再也写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