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手拿流星弯月刀
喊着响亮的口号
前方何人报上名儿
有能耐你别跑
我一生戎马刀上飘
见过英雄弯下小蛮腰
飞檐走壁能飞多高
我坐船练习水上漂
林子大有好多的鸟
做好事不让人知道
是是非非惹人恼
江和湖波浪滔滔
看我浪迹多逍遥
谁最难受谁知道
天下第二也挺好

近颇疲惫。虽上班间歇息不少,然因杂事东奔西跑,未尝停息。积劳虽未成疾,然精神已颇萎顿。哈欠接哈欠,哈欠连哈欠,便成了主要活动。

今天下午休班,将抽风的电脑组新收拾妥当,可惜古剑的激活码浪费了一次,dlc也亡归了。电话联系了烛龙,dlc有望重置,且等回音。

闲着无事,打着哈欠,突然想看看《大笑江湖》,宁财神的《武林外传》影响犹在,电影版虽近然亦有半月余,先看看大笑解解乏吧。

一个半小时看下来,乐得没心没肺。不讲究各种电影理论,不理会同事“胡编乱造”的指摘,不在意朋友“电影总要告诉点人什么”,只想在一个半小时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彻底放松放松,愉快愉快。幸好,达到目的了。

想想以前上学时,这种电影从来不沾,总感觉浪费时间。像今年读得不少流行小说,那时自然也不敬也远之。那时不必为物质担忧,不必为生活考虑,没有外界压力的时代,思想总无比向上追求。往往如袁卿所谓一肚子不合时宜,又或如阿莲说自大得可以。尽量过得随性,过得尽心。做想做的事,说想说的话。跟欣赏的人高谈阔论,对不爽的人白眼孤斜。

工作以来,整日为物质奔波,为生活努力,昔日理所当然的想法,如今已成奢望。夜深人静时,偶尔拿来一观,便又心疼地收起、放好。同事闲谈的荤段子,从闻而悄离,到默语相对,到哈哈一乐,到插科打诨,不过一年时光。

时光一去不回。就像前不久看《老男孩》,像更早之前听《李雷和韩梅梅》,转瞬间,物是人非,芳华便去。

索性哈哈一笑,于无力的红尘,守住本心,便寻些自在快乐。无江湖波浪,亦可求得逍遥浪迹。生活不变,以心态变之。何苦求无敌世间?何止第二挺好,便纵使江湖倒二,也应有自己的生活。

一笑。

——庚寅冬月十三
于北地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