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七夕。

又是一年七夕至。

之所以是”又”,因为这是第二次真正在意这个节日。

去年的七夕,一个人,孤单地思念着远方伊人。心中也在惆怅,也不知彼处伊人心中,可曾泛起一丁点儿的涟漪,可曾涌过一刹那的想念。躺在床上,辗转良久,意欲借短信传书,聊表心中一二之意,但又知彼处小灵通已无信号,不会收到。但思絮万千,终难抑止,毕竟拇指轻移,悄悄按下心中的点滴之意,而后点击发送,带着惆怅与单恋的电波,飞出窗外,直冲向无尽的深邃苍穹,弹指间消失,不知何处去了。心中的缕缕愁绪,却依旧纵横缠绕,拉扯不开。

曾夜半爬起,伏案挥笔,只为填出一首《鹊桥仙》,可心中纵有千言,笔下难出一字,苦苦思索,竟不得取胸中丁点之意而成文。甚恼而熄灯,继卧床而思,仍难出只言。屡心中所悟,觉大有意趣,然细细思索,却皆蕴于少游《鹊桥》词中矣。后终百思而不得,沉沉睡去,却解少游之词倍深矣……

斗转星移,物是人亦是,情是情亦非。昔恋之人,既执纤手,同心同意,又分两地。今之情思,尽可倾诉,不免情意缱绻之余,亦感叹世事难料矣。

再欲持笔填词,不免惭愧,昔日情思因思而倍深之时尚无作,今更难成矣。

叹叹……

转念,今年闰七,恰有两次七夕,而掐算日期,恰是刚抵武汉之时,想来可以过另外一个样子的七夕了。

一笑。

外一:

近日方知北大古代文学研究生,只招十人……

压力之大,竞争之惨,不言而自明……

虽对外言称考研方向未定,但心中清楚,燕园湖光塔影愈朦胧而愈清晰……

且知燕园考研内容,较一般中文系考试内容为多,范围更广,准备任务更加艰巨……

还有一年半,没有办法了……

且这样,全力以赴吧……

外二:

寥若晨星般的脑袋,终于开始治疗了……

虽说向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有时还作自嘲,但心中绝非毫无介蒂……

所以,得以治疗,心中甚是……平静……

抱有一丝希望,却又明显感到心中无甚希望,但又真心希望有效果……

极其矛盾……

无论如何,既已治疗,且全力配合,力去杂念,希望能够治好……

本想早去武汉,因治疗期限,只得晚些时去,若赶得略微紧点,恰能于七夕日至……

希望如此……

——丙戌七月初六夜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