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敛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东坡诚不余欺也。

未来培训之前,就知道周四将安排去济南南部山东的九顶塔民俗游乐园游玩。听说没大玩头,便丝毫未尝期待。虽觉得留在宿舍,吹吹空调更惬意,不过想想这也太颓废了些,所以纵然窗外雨丝不住,仍一早爬起来,跟着大部队坐巴士驱往南部山区。

到站下车,买票进园。天上的雨貌似惭缓惭迟,最后终于不再下。而太阳也未出,恰一番也无风雨也无晴。远处翠山迷蒙,隐于浓淡薄雾中;近则碧枝摇曳,雨刷越显分外精神。突然就有些喜欢这天地间的景致了。

不一会儿便到了九顶塔,进去看了看。听导游白话了几句,说九顶塔是李渊为了纪念恩公秦琼所建。但又听她说“当时李渊只是个将军”,就懒得再听,自己到处转转,去细看庙前的两块石碑,一块正德年间,一块嘉靖年间。不知为何,嘉靖年间的那块反而更显老旧破败。浏览下碑文,居然发现落款是李攀龙,小意外又小激动了下,想想李攀龙本是历城人,倒也不奇怪。

继续上行,便是几处民族村。各族都有些自己族的建筑和节目。虽然建筑徒具其表,往往仅以水泥塑出外形罢了,但也多少长些见识。有些表演节目,演员邀请观众一起参与,带队老师也一直鼓励大家加入,但似乎队友都比较拘紧。不管他,来就是玩的,于是乎在下就不管不顾,冲上台去,尽情玩耍。

逛来逛去,已到午饭时间。刚到就餐的饭馆,就看见门外立着的水牌子,写着几行特色菜。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亚克西烤羊腿”,口水不由自主便流下来。结果孙磊一张口,也是“亚克西烤羊腿”,两个人就一块儿交流对这道菜的期待。结果坐下之后,一道道菜端上,始终没看到亚克西烤羊腿。最终只得带着无限遗憾离开了饭馆。

一上午的游玩,处处听说下午一点半会有大型娱乐节目“刘三姐招亲”,吃完饭便一起向壮族村进发。路过杂把地,时间还早,看了几个把戏。先是位老先生说相声。看后面的牌子,名为张存珠,当时都怀疑是姜存瑞的师兄弟——虽然明知姜在评书门中。拿出手机搜了下,原来是袁佩楼的徒弟,张寿臣的徒孙。听了几个小段,再往前走,又有位老先生表演快板书,然后表演山东快书,最后又吹笛子。据他讲,他还会弹土琵琶,唱大鼓,但因为下雨不能表演了。交流了一段时间,看着三姐招亲的时间将至,只得又带着遗憾离开了。

到了壮族村,果然够大。除了我们组,其他的团队也陆续到来,围在池子周围,颇热闹。等了十几分钟,赛歌会就开始了。臧臻同学貌似很想争取到当新郎的机会,在大家纷纷退缩之际,主动要来对歌的歌词,默默练习。然而没想到,刚一开赛,旁边有位中年人就特积极,抢尽风头,我们无法,也只得尽量唱和臧臻,争取不输给他。赛完之后,刘老爹又说唱歌的人太多,决定投绣球选亲。于是乎几百号人又呼拉拉冲上二楼的小平台,等着扔绣球

臧臻同学相当积极,一再向我们强调,希望我等抢到绣球能够给他。我也慨然应允。结果,几声锣响,居然出来两位刘三姐,要招俩女婿。真是混乱。第一名开始扔,正向我处投来,正欲抢,结果四周人的全拥来挤去,我手指尚未碰到就已远离之。绣球几番起落,最后落到某大叔手里。然后之前对歌超积极的那位中年人相当兴奋,原来他们一个单位来的。接着,第二个绣球也扔了下来,方向离我有些远,心下只得叹息:这下没戏了。结果却几个争抢,只把绣球打飞,从我面前滚过。我一看,直接奋不顾身,前扑直接手擒之,打了个滚翻身起来,高举绣球挥了几挥,然后冲入人群,一把把它塞给臧臻。臧臻貌似有些意外,我笑笑,一把推他出去,然后带着一堆人起哄,极其热闹。他和那位大叔戴上红花,结果还不能直接成亲,要把绣球扔过某个靶网,还必须从最中间的小洞扔过去,每人三次机会。二人前两次都没成功,被罚了酒;第三次臧臻孤注一掷,哈哈,正从中间穿过,一片叫好之声震天。那位大叔又没扔过,嘿嘿,幸灾乐祸之~~就这样,居然还不能成亲,又被问了三个问题。我还以为会是“平生至乐是何人”“平生至乐在何处”,结果却是“今天是头婚还是二婚”“婚后婆媳闹了矛盾帮哪个”“希望要几个孩子”,二人的回答自然得到些笑声,不过我想,如果让我答,肯定能让几百号人爆笑不止。

终于新娘子披着盖头出来,一路往下赶,到了苗寨举行婚礼。在四周的欢笑与起哄声中,两对新人喝掉交杯酒,然后上二楼入洞房。我们一群人跟着上去准备继续起哄架秧子,结果刚到上面,就说已经结束了,臧臻还想和新媳妇照个合影,三姐却一溜烟跑掉了,大家又一阵好笑。臧臻这时又非要把抢到的绣球给我,推辞几番,最终只得收下。恰旁边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极其可爱,又看得很开心,我也笑着把绣球的挂绳拉出来,挂在他的脖子上,捏捏脸蛋,说:希望以后找个好媳妇啊。他在妈妈的教导下,说:谢谢叔叔。听得我很开心。

玩完这里,大家陆续赶到下面的广场,看文艺演出。先来了两段歌舞,然后开始互动游戏。我自然冲在一线,第一个节目顶南瓜跑,我和几位同事还有别的团的三位美眉奋发向前,最终战胜了屡次犯规的另一队,拿到了第一。居然还有颁奖仪式,得到个小挂饰,乐。第二个游戏没有参加,围观了一阵,坐在观众席上没心没肺地乐。第三个游戏是竹杆舞,还是没忍耐住,上去跳了几圈。结果发现居然我的节奏感最好,一群男男女女中,居然只有我踩着点,轻轻松松、流流畅畅一遍一遍地跳,略略得意。

玩完游戏,接着去看实景马战《好汉秦琼》。故事情节很弱,秦琼领着程老虎等人和宇文成都及其手下对垒,这还不被成都一镗给拍扁了;道具也挺古怪,二爷居然用鞭不用锏,成都不用镗用刀;内容也相当一般,宇文化及居然是成都手下,还上阵打仗。不过这些并不重要,因为演员马术都不错,表演挺精彩;还时有些某匹马不听话到处转、某兵只拎着枪杆而枪头不见了、某将刚出马枪就掉地下费了半天劲没捡起来等意外桥段,乐得大家浑身发颤;还有些故意设置的上桥段,也有些趣味。不错,不错。

看完马术表演,只剩下最后的项目——地道战。去的路上,路过齐鲁风情园,看到一家微山湖饭庄。又和孙磊勾起亚克西烤羊腿的怨念。路上又碰到那位济宁老人,在树下弹土琵琶,前面也摆着大鼓。我说希望听段鼓书,老人敲了敲,说鼓太潮了。我无奈,只得听了段土琵琶弹唱,挥手与老人告别,去向地道战。

终于开演,上来有一鬼子追某花姑娘,欲行非礼,在树下追到后正欲动手,结果被其一巴掌打倒,鬼子恼羞成怒,起来更疯狂,此时某正派村民二柱子冲出来,几个回合,打倒鬼子,然后与花姑娘小红拥在一起。演完之后,主持人邀请观众下场表演。我与王民同学一对视:走!两人一跃而下看台,一踩围墙跳入场内。正好也有位女观众下场,扮演小红。听演员给稍稍讲了讲情节,我被分配到鬼子的角色。回到屋内,换上服装,开演。我一出门就把追赶的动作做得格外夸张些,果然台上一阵爆笑。按着套路,追啊追,接着被一巴掌打翻,起来再冲,双手乱舞,作撕衣状,却连小姑娘一点衣角都没碰到。这时王民冲了出来,把我一阵海扁,于是乎我趴在地上,看着他把人家小姑娘紧紧拥在怀里。FUCK!

这一段演完,主持人问演出感受,最后轮到我说,我拍着王民背,笑道:如果他晚出来会儿就好了。又是一阵大笑。小段演完,又去后面,参加了后面的主要情节的演出。居然发现一身正气的阎老师也扮上了鬼子,还发现某络腮胡子彪形大汉扮成了花姑娘,乐坏了。跟着大部队上场下场,趴下起身,敬业跑龙套。鬼子头带着翻译官查问村民,恶狠狠。后来直接出了场,去看台上转了一圈,盘问了几个观众。我放眼观瞧,却发现有两个小朋友有点吓坏了,紧紧偎着妈妈,其中一个还是我送绣球的小朋友。虽然看着他们害怕的样子,我也真真于心不忍,但也不得不说一句:太可爱了。热热闹闹演着,闹着,演完换下戏服,去看台上看最后一段全由演员表演的高潮。高声叫好,使劲拍手。他们一场又一场的努力演出,值得这掌声。出来的路上,一再感慨:王民这么积极干嘛,不多留点时间给我。又说:真是过分,我连人家的衣角都没碰到,还挨了顿扁,王民居然还赚个拥抱。最后又一拍大腿:坏了,忘了把花姑娘的手机号要来了。大家互相取笑,乐呵呵地走向山下。

下山、出园、上车。一屁股坐下,突然感觉双腿酸累疼痛。不过玩得总算尽兴,疲惫也高兴。没有带相机,一路行程,便几乎没有图像记忆。不过,这开心投入的一天,已经完整记在心里、然后流于文字。纵然马上又要开始枯燥机械的工作,今日的快活与放肆,反更显得珍贵与难得。九顶塔的烟云缭绕,山间的云雾飘摇,定将成为日后一段岁月里,值得回味的情趣。

——庚寅四月廿八
于济南某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