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做治疗时,听店老板谈了半天的“佛”缘。

几天前就听他说他信了佛,今天听他一说,才知道压根与佛教无关,只不过是求求佛祖保佑多嫌点儿钱,遇事顺利,去尽晦气,诸如此类,不一而足。所做的,也无非是请个财神,上上香,在佛店里花几十块钱买些黄纸折金元宝,所谓消业,等等。顿时,心中无语。

想起了水木周平在他的一篇博文里的一段话:“佛教人们站起来,人们却跪下去,佛教人们思考,人们却只会寄托。”我虽并不太了解佛教,但通过读的 一些相关的书籍,也知道了丁点的东西。这西点的东西,已让佛教在我心中留下了智慧与哲思的印象,其间深邃精妙之处,非我所能明知,更遑论书写了。——但这 已让我确信,佛教绝非一般意义上的进庙烧香,求佛保佑之类。

又想起刘川鄂老师曾经讲过的,中国人从没有信仰精神。宗教在中国人生活中,并非一种真正的信仰,而只是人们借以实在自己功利目的的一种寄托。善男信女拜佛,不是为了顶礼摩拜于大智慧,大宗师,而是为了消灾,为了求福,为了得子,为了升官,为了诸如此类的种种现实目的。

中国人为何会缺少信仰的精神?为何世俗的利益在指导个人行动中占有如此巨大的作用?本来儒家、墨门等诸子百家,虽关注世俗,但他们对自己的学说 主张及思索的精神却充满执着——他们拥有真正的信仰之力。而千年之后,为何现在的中国人缺失了思索?为何一切行动仅以个人的世俗利益为最高指导?诞生过诗 经三百的中华民族,为何不再会体味生活中的诗意?诞生过屈原李白的中华民族,为何不再有那浪漫与责任交融的情怀?诞生过曹雪芹的中华民族,为何不再有那把 美当做生命来热爱呵护歌颂的感情?为何五千年的文明,在岁月的淘洗中,菁华大都成了偶像让人叩拜,留在身边的却只是占小便宜只顾个人盲目蜂拥等等等等……

我的民族,你究竟怎么了……

附记:关于民族与文化,几句话说不清道不明,甚至我自己都没有太成系统的想法,而且有相当的地方都还没有形成属于自己的想法。这篇小文,只是今天的一点感触,其中定有偏颇之处,严肃严谨的作品,日后再见。

我爱我的民族,爱,不是遮掩。

——丙戌七月初八夜
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