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屋里闷着,大汗淋漓。

武汉夏天的闷热,虽未适应,总也算捱得过去。难以忍受的,却是心中的一团闷气。

撑起伞,走出去,在淅沥的雨水中,随心意去四处游走。

听雨打伞声,噼噼剥剥,全然没有习惯中的那种清新悦耳,而是令人更加消沉、且略带些烦躁的乱语。反是脚趟着略有些热的积水,倒感到某种凉意。

走在熟悉的校园中,漫无目的。周围行人稀少,天地之间仿佛只一人存在。虽然低落,却能清晰领会心里的感觉。

往日一幕幕,片断,在脑中一一闪过。幸而,以四年时间祭奠的青春,并非春梦般了无痕迹地消逝。虽然流去,总还留下些值得记忆,至少是尚能记住的点滴,没有蒸发。

最近又自找烦恼,去翻《此间的少年》,还找到了两个新的语音版。真是雪上加霜。当年阅读的忧愁,如今有了更深刻的体会。然而,无论别人的看法如何,我仍然深深地心疼那痴痴的段誉,可爱的段誉,可怜的段誉。走在雨中,就更加想起来那递伞的一幕,那个揣着兜,斜着脑袋,走在雨中的傻孩子。《此间II》多少有些变味,但只要能给段王一个好归宿,一切都好。然而,结局依旧残酷。而全本的《此间II》,则从零四年一直盼到今天,依旧遥遥无期。而对全本的期待,几乎只在于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给段王一个机会。金庸都将其摧毁,我这多少年来心中的绝配,然而,我不改我的坚持:段誉,王语嫣,人间绝配。

走着走着,心中寥落至极,突然间又涌出一股考研的冲动,片刻间无比的强烈。掏出手机,给莎妹发条短信。颦儿一如既往地缺心少肺般回信鼓劲加油。我不由得笑笑,这个丫头。从当年痴恋于她,到如今以常态保持友情而没有断裂的顾虑,即使不能以好坏评论,但也算得上我人生中不能忽略的一笔了。又想到了蓓蓓,名符其实的青梅竹马。想到了我生命至今,若干予我不同色彩的女子。那些可爱而令人着迷的生命哦。

天色愈沉,时不时的闪电,雷鸣。敏在害怕么?叹了口气。愈发感觉无力。人生哦,有些茫然。

下午看胭脂莲的博客,她说毕业在既,思绪颇多,然而无关分离。我留言,我与你相反。想来更有些怅然。

轻狂意气不知何时何地何缘消弥。

回去。

戊子四月廿三雨夜

于临湖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