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了中国男足循环绊倒于相同的石头前,却又突然发觉,中国男篮也在重复着同样的轮回。

期待了很久的世锦赛,未料第一场就是这个样子。乱,大乱,开场之后虽说比分交错,继而虽落后但尚未被落远,但却依旧是给人以乱的第一印象。似乎中国与意大利在对飙,只不过飙的不是三分,而是比比看谁的失误更多。

但意大利人终于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步调,虽说是第三节才找到,然众所周知,晚到总比不到好,几分钟的猛投,于是中国死掉。就这样让我想到了若干年 前,那场同法国男篮的比赛。甚至那次还有相当的领先优势,但法国人一阵子找到了感觉,那个名字颇有几分中国色彩的李家多,丢出一个个的三分,仿若马陵道的 箭雨,中国队就做了回庞涓,轰然倒地。明知对方飞刀出手,刀刀致命,但外围依旧不设防,总是慷慨地赠予对手无人盯防的出手机会。而人家,总是深感中国人的 友好,很客气地把球一个不剩地扔了进去。游戏就这样提前结束。中国队,就又做了回庞涓,虽然孙膑换了人。

面对着一帮李寻欢,想想当年,只扔三分就可以把韩国扔死,看看今天,外线几乎外部哑火。尤其是内线的强烈对比下,尤其在对方外线的强烈对比中。

今天的内线,让人赞叹,又令人哀叹。看着下半场的姚明往复奔跑,忽然就想起了长板坡的赵子龙。新野军民为了某些理想,背景离乡,却终难免刀兵交加,哀 鸿遍野。常山赵子龙七进七出,反成了那血色之中最为耀眼的光彩,英雄的威名就此写定。只是当年的子龙,身心俱疲之时,尚有翼德可于当阳施威,助以断后,反 观今日,却有谁堪有翼德之喝。

于是,人们记住了长板子龙,却忽视了流民的哀痛;我们记住了中国再一次同样的失利,却很难咏姚明的英勇。长板今又见,物异人亦非。

往好的方向想想?长板之败,刘备虽元气大伤,但终究把握历史的机遇,竟成鼎足之业,望中国男篮经此一役,终能有些变化,至少不总是跌入同样的陷坑。至于男篮的立鼎之业是否可成,有了子龙,就要看一看关张何在,更要看看可有刘备之术、诸葛之心了。

乱写一气,洗洗睡罢。

—-丙戌七月廿六夜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