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忽接莲之消息。言同窗“有思无恋”(蕾)写小博,解几友之网名,莲与我俱在其中。遂去观览,果如莲之所言,大大见夸一番。文末蕾亦笑言留题,令解“有思无恋”。略略思量,着此小诗。示之莲,彼曰与我不同,“偶尔有思 无需怀恋 如清风拂面 不需牵挂”。我答:你我所解不同,实乃我二人心境、思维之折射,反与蕾本人无涉。莲亦莞尔。

淡淡相思淡淡愁

轻轻扣问轻轻忧

几番解语亦心事

又恐君郎赋钗头

——庚寅二月初四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