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logo 两小时多的车程,狂填海吃的晚餐,顶风横割的回归,终于把车买回了这里。

很早就有买自行车的打算。终于等到了分配完毕,租房之事也基本稳妥,故而计划该当实施了。今与兵、月二人皆休班,故约定同去潍坊。

一大早坐上慢如牛车缓如龟蜗的七路车,慢慢摇向城市。几阵盹后,终于到达。先去中百地下商城,上来便有售货员来推介。我寻至捷安特区,他推荐款车型,车架比较粗大,车把较宽,握来倒是舒适。挺喜欢,虽598元的价格,超出预期不少,然车型确实讨我喜欢,故而基本定准此车。兵、月则寻览之后,仍感不足,故三人决定再去别处转转。先去附近的一家,杂牌车,价格也不低;后忆起远处沃尔玛附近有售车者,打车过去,先于沙县小吃一解馄饨之馋,再寻至售车处,却发现车型仍是不足,月虽看中一款,然风化已显陈旧,库中新车又要加价,故又离开;再看地点,发现离某家捷家特专卖店不远,又走去看看,结果却无我相中之款。三人商议,决定仍回百大那里选购。待打车归来,兵、月皆找到合适的车型,我去找看中的那款,却已无踪。再问售货员,却答所有两辆皆已卖出。且其态度明显恶劣。于是心下既为不满,亦生遗憾。而528车型,因此也决不考虑,决定再去另一家专卖看看。兵、月之车先后安装,余笑言,非打算于此买车者皆于此买之,初定于此买者却终未购于此,哪说理切?闻者莞尔。

二车装毕,步行去专卖店。一到就发现店面挺大,心想应该有此车型。进去一问,果不其然,找到该车。且非百大所见灰,而是黑色,更合我心。于是爽快敲定,付钱。不过赠品少些,只有车筐与锁,无百大所送气筒及鼠标垫。又将座位调高些,骑上很舒服,三人便同骑共行,先去办些事情,然后便向遥远的北大荒进发。一路说说笑笑,虽然越骑越累,但却因新车的喜悦,未曾少半分兴致。忽觉座位不太稳,会左转右动,缓行低头查看,忽觉座已落至最低,不禁哑然:到底是当时未曾挣紧,还是我太重了些?告之二人,闻皆大笑,讽我太重太重,哈哈。两小时后,终于到了泊子,转入单位自己修的路,陡然觉风变大变冷,果然大荒就是与众不同。斜来的风,几乎难走而欲倒。骑车所费气车,已胜之前所耗,真真不服不行。咬着牙前行,从未觉该路如此之远,这次算是切肤之痛,当刻骨铭心了。终于算是坚持到了总场,立刻去修车铺,再调调座子。心下也想定,若再落便不管了,好在最矮处尚可,只是左右松动些。孰料捷安特此处螺丝为内六边孔,而车铺师父找了半天,只找出两根大号的六边棍,合适的那一根总找不到。我也帮找半天,终于未能发现,只能先这样,另寻他法了。

弄完这些,找几个同事,一起饱餐一顿。路上已累得不知有胃,这下终于能把肚子找回来。不过想想可怜的车座,还是少吃些吧。吃毕又聊了半天,然后与月驱车回四场。回顾全天,虽有波折,然结局终于不错。只待改日再弄车座,希望能有个好结果。虽然重些,但总不至于连这个重量也撑不住吧。倘真如此,捷安特也真辜负我对它的依赖,以及它自己的声名了。

——庚寅正月廿八
于北大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