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称“金古梁黄温”,于黄易者,余仅爱其《寻秦记》。因他作多玄幻,非吾所喜者。然《破碎虚空》,则另有奇缘,知它时尚不知黄易其名矣。

时余读初中,方触电脑,偶见游戏《破碎虚空》攻略,颇觉趣味,也就记下传鹰、高典静、白莲珏等。后来偶随表哥游某网吧,于信息港武侠栏,赫见《破碎虚空》四字,方知原有小说。后不久吾友“老魔”程虎溺武侠极深。余与语该书事,彼即租阅之。再言此书,却知原著故事,与游戏颇有不同。尤其感情一线,竟与高、白二人皆无后文。是时余情窦初开,且由攻略数语,便瞩高典静,而游戏也有传高结局,相形之下,再无翻阅之心。

展眼十年过去,突然想补读此书,便置汉王之中,一气阅毕。虽仍对玄幻接受不能,高典静却更侵我心,纵然着墨不多。十年前老魔说伊人嫁于某商,今日读来,依然心碎,怜且恨之……若如祁般勇敢,兼无祁之不合,与传鹰同游天下,共参天道,岂不美好!双蝶云烟人何在,一曲知音琴后绝。哀哉,惜哉……

似要异于项少龙御女无数,传鹰虽逢姝不寥,然皆已修道为由有缘弃份,敷衍出黄易版“一见杨过误终身”。我虽有求道寻悟之心,却无因之弃情之念,反由书中几段情感,生出自己的牵念来。

白莲珏——肉体的亲密,未必是双向的情感,却带来单向永远的失落……

楚楚——若三角两边,爱情与友谊,当早理早清,拖延只是更多纠葛……

高典静——心灵的契合纵然至高,依然不能忽视感情的呵护与技巧……

祁碧芍——再一见钟情、再海誓山盟,追求不同,终难共历苍穹……

维族姐妹——露珠情缘,会在男人心里留下什么……

——己丑腊月廿一
手机于铁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