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飞驰。

离开孝感恰好半小时。

相聚总短暂,离别依然。雄心消散,柔情哀婉。

车站投下最后一瞥,敏回归,我上车。

前段时,敏代我购返程票,孝感至济南已告磬,便买了汉口至济南的票,中途上车。

上了车,发现位置真好:车厢前后各有插座一个,我正挨着一个,可以用笔记本而不必担心电池续航。

于是,拿出本子,随手敲。

很快。湖北六天,只转眼之前。

来之前如何,转瞬,来之后亦如何。

不奢求自己能改变什么,但一切仍旧,依然让我失落。

好在这几天,终究留在记忆里,并有我万把字为证。

要感谢此行,很久很久,没有这么连续写作。每天千余字,不算多,几天连起来,也颇有篇幅。

如蔚蓝老师嘱咐、如敏敏鼓励、如我自省:写作,不可荒废,否则,只是对不起自己。诚然!

上次湖北行,有吴红云一句话,至今难忘。但那次相聚,实在仓促,也实在短暂。

这次,想不起有何难忘言语,但相聚勉强可称尽兴,把盏成笑,略赋离愁。

邵伶俐、黄伶俐,两伶俐,皆不在武汉而未见,轻叹。

从泉赴江,未及回家,故无相机,最成遗憾。于武汉,尚有老石卡片,强作印证;至于黄石,则只有手机拍照,无尽遗憾。

佳人漫步,轻启心扉,此生难忘。游园惊梦婉转,四季琴声悠扬。

首观婚礼,祝兄弟幸福,盼自己好运。

不知不觉,车到信阳,已经离开湖北了。

数名朋友读研,相聚还为热闹,暗暗决心,在她们毕业之前,定要尽量来汉见见。之后,谁知如何才能相见。

思维突然卡住,不知道该写什么。

头隐隐作痛,唉。

看看能不能休息下吧。

向着身后道一声:湖北,珍重;朋友,再见!

——己丑冬月十九
于D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