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既求学江城,已愈二载。时光易逝,年华难留,韶光空留恨。今长假将尽,然回顾七日,唯游戏人间耳。终日昏昏。其愧也有余,其悔也无尽,嗟叹之心,不堪驱遣。昨夜月圆不见月,未咏;今朝风凉便迎风,试题。

又来一日梦沉香

短发稀疏枉未苍

昔日纵横天下意

只今多半在东昌

–丙戌八月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