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4日,恋爱四周年。时间真是快。仿佛刹那,乌丝白发。

四年前的一切,已难一一晰刻;然而是时心情,却犹在昨日。彼时至今,经历不少,坎坷不匮,甜悦不乏。总言则喜多于愁,忧亦含恋。相聚几年,甜蜜自然不少;而分别两地一年有余,能无悔于初之志,可谓难矣,亦可珍兮。近多有朋友同事询日后打算,余往往沉默不言,间或只言带过。非心志不坚,实乃深感诸事多难把握。若堪余一力,则今日请来,明日成昏,岂不尽美!

昨日通电话,言及今日,问彼尚知何日?卿言普通一日,絮叨日子倒有趣,两个一乘二依然偶数,加二成四亦偶数。余愀然不乐,数语之后,电话挂掉。却收短信一封,称今日乃佳偶天成之日。又娇嗔余心思鲁钝,未得伊人暗示。因余二人皆受感冒袭扰,伊祝愿喜气驱散病毒,并道:“十一月二十四,这个日子像我那样记不是很浪漫深刻吗?终生难忘的:)”。余深有所感,几欲堕泪,而心中无限甜意。

待到今日,感冒未如愿驱远,反而更加严重。余心中却祈祝:余感冒之重,乃引卿之不适;而卿前句祝者无效,当以后句有效弥补之。而余心更贪,终生不忘甜蜜之日,又岂止二十四日一天哉!

——己丑年十月初八
于济南烂校破舍囧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