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样疯狂的世界!虽然知道今天要降温,但当真降了下来,还是颇吃不消。瑟瑟冬风立中庭,各中滋味实莫名。外界环境已难忍受,内部不适更为折磨。因为严重上火,不敢多加衣服,生怕把火越捂越旺;可兼得感冒,又恐衣服少穿加剧鼻涕。昔日课堂之上狂谈“两难”,孰料今日竟遇此等“两难”,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本来凭保暖内衣与作训服,硬生生挺了许久,早操,上午,下午,一点点坚持。终于下午训练一半,撑不往了,跑回来,加上了不久前王月同学支援的那件宝衣。套在身上,一股暖流流走周身,从外温到内,从上热到下,恰如无忌初成九阳功,郭靖始练降龙掌。心里那个踏实!

可惜,张平同学的“混乱光环”实在凶猛,与之同排不过个把小时,在呈拳术阵形散开之时,从来自然行进的我,居然一再的顺拐,实在出乎意料。也让小耗子同学不断笑抽。我次次试图改正,可总在正确踢出几步之后,徘徊于正确与顺拐之间,令小耗子不断冲击笑抽高峰同时,也不断加深余之苦恼。仅可安慰者,乃在最终两次,终算勉强能够按正解的点子走完。安矣,今晚可瞑目了。

晚上正在看《秦时明月》,忽接訾姑娘短信一封,彼将领女警三花来我等陋室友好访问。表示外交欢迎不久,她们如时来到。结果三位初进无几分钟,便嚷着要打牌。本来祸水西引已经很久,而西邻就在几分钟之前表示不再接纳牌局,而美女几句话,就把祸水引了回来。本来几位哥们因有女性在场,没有抽烟。然而我没高兴多久,有就三位按捺不住,吞云吐雾。顿时,已被感冒折腾得奄奄一息的鼻嗓,雪上加霜。

总而言之,今天过得相当郁闷。从到济南至今,就数今天最郁闷。本期盼着降温带来传说中的降雨,结果温如期而降,雨却遥遥无期。直到现在,仍然是只闻穿林打叶声,何处平生遇烟雨。

希望明天能见到传说中的雨加雪,借尔偷个小懒。阿门!

——于济南烂校破舍囧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