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天军训,恰好过了七天。当然,因为某领导的安排与天气,中间减省了一天,但我依然乐称其已过一半。

开始的劳顿、疲惫、苦恼、烦闷,已泰半消去,虽然依有疲劳,但基本可以面对,无复初时的濒临极限。虽然这两天才训的正步,踢起来又劳酸双腿,但较之初时的不堪,已舒适颇多矣。

不得不说,虽然心中有些怨言,但也需承认领导与校方还是较为体谅吾等老臂老腿,未将训练要求过于严格,而能控制于可承受限内,善莫大焉。若知事实如此,初时便可不必如斯担忧了。

坐于网吧之内,呼吸烟云之间,着实有些难受。尤其最近天气骤降,哽嗓咽喉颇为不适,几缕烟云飘入,更加难受。思路也常常见断。有些苦恼,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挥挥手赶赶烟云,硬着头皮慢慢攒文。而敲击之间隙,亦感所着毛衣温暖——感谢王月同学,于我天寒缺衣之时,慨然赠我,不得不兴雪中送炭之慨,与子同袍之叹。

虽然军训过了一半,但整个培训却只过了稍稍一点,尚有两月又半,需慢慢度过。不过虽只过一点,而初来时之忧闷,业已消弥不少。相信能以正常状态,度过接下来的日子。

最近常见同事议论几个女警,按彼所指观之,却未见出色。果然美丽乃相对言。也不由得想起自己所遇所知若干美女。从很久之前,便曾想作篇《我生命中所遇女子》,然题目过于暧昧,恐惹误会,便一直未落笔。近日之事,又勾起旧日的想法来。

时间还长,一天一天地度过。只希望每天能做些实事,便不虚此济南之行,也不虚现时生命。

——己丑九月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