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军训了。为什么要说“又”呢?

高中军训,一周,多少算是坚持了下来。到了大学,训了一周左右,便找漏子见习了。整日里坐在看台上,俯视全校本级同学挥汗如雨,自己则追着阴凉跑。也正因为这样,与最早的朋友熟识,亦为本院同学所熟知——当然少不得他们心里咬牙切齿。

不过到了今日,再无漏子可钻。只得硬下头皮,一天一天地按要求来。虽说确实有些苦,但我心亦知,此必不可少之磨炼。心下虽不乏愁苦,但多少也含些欣喜——毕竟当年错过了应经之历练,而今日可得弥补,且更胜昔时,当正视珍习之。

来第一日,领导下达指示,平日不许外出。着实让人郁闷且无奈。好在历二日观察,原来并未如斯严格。晚上往往可出来游弋网吧片刻。今日按同事所言,寻至另一家网吧。键盘令我欣喜,乃我最爱之DELL 8135,再将小博,苟续一篇。前日一篇流水账,今日的也差不多。权且做个开头的标记。希望济南的三个月,能够写些东西来。

谨为记。

——己丑年九月初十
于济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