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背叛了我的准则。

我向来对文字充满了敬意,故而下笔也总很小心。尤其在论文方面,我非但从不抄袭,从不剽窃,而且总是认真品读原作,并反复思索,非得有了自己的东西方肯落笔。

然而今天,就在刚才,我在没有读原作的情况下攒出一篇小论文。

所谓”原作”,乃是杨沫所写《青春之歌》,当代文学老师布置作业,分析林道静与余永泽的形象。要说没读原作,也不对,毕竟读了三四章,然后看了几个版本的故事梗概–可要说这也算读过原作,却也是不折不扣的笑话。之所以不读,因为实在是对这部小说提不起兴趣来。尝试般读了三四章,杨沫那种上帝搭积木似的安排人物历程的方法,实在是幼稚而低级。《青春之歌》曾产生的影响,与其说来自其艺术水平,不如说来自小说的”女性情感”在那个特定的年代而独有的诱惑。

无奈作业终究要做的,没有办法,只好背离了一贯的原则,第一次为了论文跑到网上去搜别人写的文章参考。一边看别人写的东西,一边暗自羞愧。–在作业的压力之下,准则真的只有这么脆弱么?抑或我根本不是一个固守原则的人?

唯一能聊以自慰的是,虽说没有看完原作,虽说看了别人的论文,但我写的小文章,依然是我真实的感受与真实的看法,我没有背叛”我笔写我心”的标准。不过同时因为没读完原作的”硬伤”,或许在看法上有些偏颇,但是如果把范围缩小至已读过的几章,那我的观点,我是坚持的。

只是想到更为难人的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的作业,我又不禁头大如斗……

熬死人的作业哦……

——丙戌八月廿八
于临湖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