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牌mp3一枚,女友所赠;功能不多,亦不少。余甚爱之。不久之前,原装耳塞线断,遂换新耳塞。其时亦发觉耳塞孔有问题,只有一边有声音。尝去电脑城,寻修理者,终无所得而归。今日忍无可忍,终要拆机一看。

始扒床拆机。螺丝颇小,只得以美工刀扭下。外壳四枚,无意间手略一抖,一枚不知滚落何处。找而又找,未得。且继续拆掉电路板,终见耳塞孔。细观察孔之四脚,焊点确有虚焊,接触金片亦略松。拿铁丝校整。校正久之,却发觉,本略虚焊之脚,竟已完全断掉。登时无语,欲哭无泪。手边无有烙铁,反复思量,决定火烧铁丝,试以焊补。先寻得打火机一,火烧铁丝,铁丝渐红,以之触锡点,锡点略化。心下狂喜,看来有门道。然打火机非长久之计,又寻蜡烛。虽蜡烛火力持久,然铁丝略烧便已发乌,沾黑灰一层。四脚无一焊毕,烛已耗尽。恰此时按约当去外公外婆家拜访,只得放弃而离去。心下亦颇悔:“折腾”,连一只耳也听不成了。

出门之后,事仍萦绕脑中。因感麻烦,亦想找家修理铺付费补焊。然则回家看桌上一堆零件,又不甘心,还是决定继续修理。回想上午经历,决定以天然气灶点火加热。去厨房打开灶,试烧铁丝,片刻便已通红,且无黑灰外裹。心下暗道:有希望。反复多次,终将四脚焊上,其间下手不稳,亦将电路板烫伤几处。所幸之后试用,未有影响。

焊毕四脚,插入耳塞试听,两边皆有声音。立体的音感,久违,亲切。然后开始装壳子。将屏拭净,一点点反序安装。顺利装毕,再插耳机试听,忽觉噪音极大。心想之前未有噪音。遂重拆掉壳子,再试,声音清晰干净。想来当是金属后壳影响了声音。本以为壳子影响了线路,但反复试过,却发现非是影响了内部线路,而是耳塞孔较之前略缩,以致耳塞插头根处金属接触到了壳子,影响了声音。孔已焊定,不能再往外改,只得松了螺丝,尽量将电路板向外挪移,而后重新固定。装回壳子再试,改善不少。基本算是成功维修。

其间还有小插曲。装回壳子之时,不甘心少一螺丝,重回床上找早晨所丢螺丝,顺手抄起枕头,哈哈,螺丝正在此处。然而片刻之后,一枚小螺丝又掉至床下,略寻无果。心想继续拧后面螺丝,结果又掉一个,所幸此颗螺丝落处正在眼下。总之,丢了找,找了丢,最终仍失一颗。后仍不甘心,钻至床下找寻,仍未得,但床下所积灰尘扰我无比,乃一怒之下,将其彻底清理。一身臭汗混灰尘,立于屋中,感慨一声:小轩何尝干净如斯!

按上两个耳塞,舒服地听《济公传》。虽有小疵,但大病已除。人生乐趣,却也在此类之中。

希望哪天那颗小螺丝调皮跳出,则事更乐矣。

——己丑年五月廿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