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自楚天返鲁地,不舍伊人。路途短信来往,竟潸然泪下。余虽知爱彼甚深,然如此动情,亦大意外。于车上闲诌数语,愿历尽艰难,终得幸福。祈盼。

短信飞来往

泪双渐暗盈

虽知我意切

依诧动斯情

——己丑五初二作于火车
初三录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