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辩论赛结束了。

松了一口气,终于熬了过去,只是结束后并没有感到如释重负。

说实话,今天的对手让我有些失望。从他们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认真充分地准备,只是写了几个纸条,然后照着念而已。他们没有对辩词进行深入的分析,更没有在组内发动大伙一起驳诘,确立思想。

于是,刚刚开始陈词,我就发现了对方的辩词中,不断出现明显的逻辑错误。其实,事先我们小组讨论时曾设想,如果对方不出现逻辑错误,我方该当如何。谁 知,他们一上来就摆出了一大堆逻辑错误,多得我抓都抓不过来,根本无法予以一一驳斥–实在是太多了!本来我假想了几种对方可能出现的逻辑错误模式,没想 到,我设想的模式他们没有落入,他们落入的却是我们因为错误太低级而首先否定的模式。结果,这反而让我有了一阵的手忙脚乱,想想也真是好笑。

尤其让我无奈的是,对方从头至尾基本不听我方在说什么内容,完全按既定的稿子宣读。尤其是占锐那家伙,到总结时说我方如何如何,犯了怎样怎样的错误, 可事实上,我们从未说过那样话,也未做过类似的表态,一切只不过是占锐杜撰出来的,真让人可笑又可气。其实之前我们已料到占锐会这么做的,所以我们已议定 好,辩论过程中一再向对方强调,不要”无中生有”,无奈对方始终不听我方的说辞,没办法,我们强调我们的,他们无中生他们的……唉……

期待中这是一场恶战,但辩论时却发现,己方实在是误判了对手。想想大家之前聚集的时间,花费的精力,实在是……唉……这种期待与现实的落差,在实战中,对我的心理也产生了一点影响。

再说一说自己。

先表扬一下,对方今天出现的逻辑错误,我并没有忽略,而能抓住一些,另外对方今天的一些招式,事先也基本上被我料到,除了错误比我想象的低级些,其他并未太令我感到意外。

不过,今天的失误也同样、甚至更为明显。

因为心理的波动,加之老白在身边慷慨形成了情绪影响,尤其是辩题设置的切我身心,今天我的发言感情色彩过于强烈。本来,对于我们的辩题,广大同学的情 绪是很强烈的,其实我用平稳的言语就可以调动出他们的感情来,可惜自己并没能做到,而是将自己陷了进去。我的特长本在于逻辑分析方面,结果,因为感情的过 分张扬,导致大家的记忆重点落在了我的煽情言辞,而忽略了感情下面的严密论证–而这种论证,才是我们最高于对方之处。这被我浪费了。

而且,感情的张扬遮过了理智的展现,加上对方评论的一些话语,反而造成了一种不良的氛围,似乎我方是因为底气不足、道理欠缺才去煽情的–唉,适得其反。

不过,这个失误,让我深刻地理解到,黄健翔的激情解说是多么地可以理解。当你全情投入,再加上周围气氛的感染,你的情绪根本不能受到理智的真正控制。没有过这种经历而种种言词去说三道四,未免有些不讲事理。

总而言之,又了结了一项任务。过去了,小小反思一下,也不要想太多,接着走后面的路。好好走。

——丙戌十月初一
于临湖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