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决心考研,遂力将游戏束之高阁。别的倒也罢了,《神魔至尊传》方才渐入佳境,虽难极,然其间的趣味亦是不同非凡。谁知昨日终于下到了轩辕少年所做《幽城幻剑录》直动画连续剧,看了最后一集,夏侯仪的结局,又勾起了胸中之望。一时手痒,今日调出存档。

四象门之战,因之前贪用轰雷符,等级不够,所以战斗极难。尤其是寒月儿……天,对方两三次攻击便挂掉了。虽然寒月是术法士,主远程攻击,然对方的咒首蜈蚣的物理攻击距离甚远,而寒月偏偏物理防御超低。把寒月放在大队后面,太远了攻击乏力,稍近些,就淹没于蜈蚣一阵口水中……熟悉的桃花纷飞呈现眼前无数次……

数月之前首上磐天岭,便是如此,今日亦是如此……痛苦无比……

曾经为了过此关,想过载入更早之前的进度,好好练级,以过此关。然又想太难,只停留于脑海之中,而未尝付诸实际。今天尝试,依旧坚持之前的对策,将全队尽力偏向一边,利用一至两个回合的时间差,先扫清一边的敌障;同时要高度注意寒月的位置,既要发挥她的远程大面积术法攻击,又要避免被攻击到。然而结局,却依然痛苦。试图改换战术,却感觉实在没有更好更合适的战术了……唉……

不过,意外间,突然发现一种位置和队形恰好能实现攻防平衡,于是将此阵形存档,以此为起点,大用SL大法,一步一步,终于以牺牲胤真的代价,将四象门横扫只剩灵山老人与高世津了……此时间,深刻体会到战棋游戏的精髓,亦想起曾经一位网友的话:玩《神魔》每一关力图高等级,并非高人所为,高手乃力图用最低等级攻关,以彰智慧。吾非不敢说已深知战棋游戏真谛,然于此一刻,亦有一二感想于其间。

不过,说到实际,因为水平太低,也想将等级练得高些,想到之前网友提供的方法,将高世津与灵山老人杀而不死,令灵山老人施法救治,再反复刺杀,以赚取更多的修为值。无奈真正实施时,灵山老人居然只攻而不治,让我白白折损了上官远。更可恶的是,灵山老人居然一口气走下来,一掌拍死了赛月!那可是你的徒弟啊,老头!看着横飞满屏的桃花,心中一阵怒意升了起来!
幸好之前及时存档,调出,一口气灭掉了他们两个。当最后灭掉灵山老人时,曾思考让谁出最后一击,后用剑平“无双飞剑”结束。不过突然发现这一击令剑平修为直升两级,我才晓得这一击的修为值有如此高。又后悔没让寒月击出,以助其弥补修为较低之憾……可以庆幸的是,战阵存档仍然,可以轻松重新结束。不过之后的剧情,实在是……

游戏至此,这是最长的一段剧情,正派的虚伪与无耻(尤其是朱周两小强),酷极的殷千炀,殷剑平的身世,还有寒月对剑平的情意,紫枫与剑圣的关系也有点染,尤其与《寰神结》的关连亦由此起……含量实在是大。只是对于情节的感触,不载本篇通关记录中,且待专谈故事篇中载。

——丁亥二月初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