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的生日。而且,本命年马上就要到了,就算是本命年的生日吧。按传统,似乎人在本命年都会不顺,而我本命年的生日,则是有记忆以来,最郁闷的一次生日了。

我郁闷。全家为我郁闷。连强颜欢笑都没有。没有也就没有吧,与其强颜欢笑,倒不如把心中不快表现出来,哪怕这种展露仍是尽量强抑不发,多少也能好过一些。

研究生考试考完四天了。又是一个轮回。不知道结果如何,希望能有一个好的交待吧。半年的时间,虽然不甚专心,但总有些付出──毕竟耗费了不少光阴。而国考的成绩则又一次令我沮丧。本来以为行测考得一般,结果比预期的好不少;原以为申论总算有话可说,结果却比去年未复习而瞎写得到的成绩还差。一来一往,居然总成绩和去年裸考时一样!于是顺理成章地再一次被面试拒之门外,叹。心知调剂的可能甚微,但仍怀一丝希望细细爬梳调剂职位表,最终还是不出意外地叹息。

或许长久以来太顺利了吧,回头想想过去一年以来所遭遇的失败,数不胜数。甚至对考试失败都形成了某种惯性,感到考不上是理所当然的。想想上一次生日,处境虽然相似,但心境已大不相同了。物是人非?并不确切,但心中那股悲凉却颇有些相近。

不知道还有多少机会。回头看看,却实错失了不少机会。有机会不能把握而挥霍浪费,确实是最大的愚蠢,极端的遗憾。日后的机会虽已大为减少,但好在还没有彻底结束。无论如何,总要加倍努力,希望能真诚地付出,换得上苍一点青睐。

希望明年的生日,我能开怀畅笑。

希望今次郁闷的生日,不只成为有记忆以来最郁闷的一次,也能成为我一生中最郁闷的一次。

加油吧!

戊子年腊月二十

于悼芹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