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久没有写博客了。悼芹轩已是草木累累,破败不堪了。

曾经懒得动笔,心中同时暗暗哀叹;如今连动手敲敲键盘都懒得了,实在连哀叹的心都没有了。

蹉跎了不知多久才开始准备研究生,真不知该说些什么。似乎只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失败找一个可以略为自我宽慰的理由。真的么?心中的纷乱不知如何形容。曾有一天两天的时光,让人感到充实,却又深深锥心痛惜如水而逝的滔滔时间。那梦中的垂柳冰湖鹅卵石小径,真的没有机会常徘徊了么?

如何?如何?

同学要么在长久的刻苦准备后,一脸平静的坚持;要么已早早打定主意,在为工作奔走。真得很不错啊。虽然也有很多困难,但面对困难时渗透出的生机,足已让我般萎靡之人长太息矣。

近日又将曾略拾之斗志消磨不少,心下惶恐,然又总找借口开脱。从小便自恨许多缺点,十余年后,仍然如此。实不知在我高傲之外,真实的光芒到底有几何。

梦,断?希望不会。虽然很可能会。

且看最后的标点如何做出吧……

──丁亥小雪前夜于临湖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