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MMA徐晓冬与雷公太极在成都摆下擂台,结果以10秒内雷公太极速败、脆败、完败、一败涂地而告终。

随着事件发酵,各种声音不断涌现,嘲笑者有之,辩解者有之,声称雷公太极不是“真正的太极”也有之。一石激起千层浪,雷公应下擂台之约时,恐怕没有想过会面临如今的情形。

然而,我却要大声地为雷公叫声好,给他一万个“世林赞”。原因很简单:毕竟,他出手了。

自1953年吴氏太极吴公仪对白鹤拳陈克夫一战后,这是传统武术第一次回到大众视野下的擂台,第一次敢于伸手过招、拳下见真章。就为这64年来的第一次,也值得大大叫上一声好。

徐晓冬VS雷公太极

多少年来,“中国功夫”誉满荧屏,但“花拳绣腿”与“博大精深”的争议也从未断绝。面对质疑,“高手在民间”、“隐士不问世”的说法大行其道,“武术是杀人术”、“轻易不出手,出手要人命”的说辞也屡见不鲜,“武术被护具、拳套的限制太狠”、“比赛不能打要害”的理论,倒是随着MMA的发展,声音小了许多。

不管如何说得天花乱坠,既然武术归根结底是格斗术、搏击术,那唯一的证明,仍然是擂台上,拳脚下。《一代宗师》说得最透彻,“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错的,躺下;站着的,才有资格讲话。”格斗、搏击,哪怕杀人,靠的终究是手,不是嘴;是拳、掌、脚,不是键盘。

擂台一战,仍堵不住攸攸之口,“雷公的水平本来就不怎么样”、“雷公太极不是真太极”、“雷公的失败不代表传统武术的失败”等等说辞不绝于网络,详细的分析、图文结合阐述,切割的手法也五彩缤纷,耀人耳目。当然,我也同意,雷公的失败,确实不等于传统武术一败涂地,但是,要想证明传统武术的价值,依然只能靠拳下见真章,嘴炮再响,也只是嘴炮。站出来,把徐晓冬干趴下,比写十万字的分析要强百万倍。如果只坚持输人不输嘴,那真是比雷公差远了,雷公至少证明了,传统武术人有血气,有魄力,有上擂台的勇气;而那些除了说“雷公代表不了传统武术”再无任何作为的家伙,若你们算是“真正的传统武术”的话,这种切割,算是把传统武术仅存的颜面也切割掉了。

很简单,就一句话:想证明,台上见。

随着近年来国力的提升,民族自信心终于恢复上升期,各类传统也开始为人重视、推崇,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作为传统文化的爱好者,这一现象本该令我欣慰,然而,此中的种种乱象,却让我忧心更重。“打着羊头卖狗肉”、“拉大旗作虎皮”处处皆是,“蜂麻燕雀金皮彩挂”也重出江湖。传统武术的种种现象,也不过是这一切的一环。所幸者,武术还有拳脚下这一硬标准;所不幸者,此外种种,真难找出什么铁杠杠,别真伪,鉴是非。

诚希望,经此一役,能有更多的传统武术人走出来,走上台,与各路练家子搭搭手,胜负无所谓,只要敢打,就说明武术未亡;只要有这敢于挑战、勇于挑战的精神,武术一定能传承发展,成为中华新文化的重要部分。

如是,2017年4月27日,将是中国传统武术史上重要一页,记载了新世纪新崛起的开始。

真不希望,此后的传统武术人继续发扬“口中灭天下,门外无一战”的作风,只见刀光不见人,刀都湿透了身上一滴雨都没有。

那样的话,2017年4月27日,将是中国传统武术史上的最后一页,标志着舌灿莲花自我麻痹的幻觉,到此结束。


——丁酉四月初四
于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