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媳妇、淘淘、闹闹来潍坊已经一月有余,妈妈这个周末就要回老家了。

昨天日间游戏时,妈妈问淘淘:“奶奶要回聊城了,你跟奶奶一起回吗?”淘淘说:“你一个人走吧。”说话时腔调都变了,泪在眼眶里转。

晚上,妈妈和淘淘独处时,问淘淘:“奶奶明天去火车站买火车票,你和奶奶一起去吗?”淘淘道:“我没有时间。”妈妈出来笑着和我说这件事,并说:“小妮儿还怕明天直接把她带走了呢。”我等淘淘出来后,也问她:“淘淘,明天奶奶去买火车票,你一起去吗?”淘淘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地说:“可我没有时间。”我笑道:“淘淘,奶奶明天不走,只是去买票,买完票你和奶奶可以在火车站玩儿,玩儿完了回来就行。”妈妈也在旁边解释,淘淘边听边趴在沙发上,也不说去,但也不再说不去了。

我和妈妈相对一笑,这个小妮儿呀。

——乙未五月初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