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系列的事,近来心情郁闷。

今天下午,在京广喝着茶,翻完了易中天的《祖先》,终于决定去潍坊市图书馆的新馆看看。

与新馆,因为工作的原因,两三个月前有了因缘。但后续的发展,却意外的不那么顺利,总感觉有点对不住对方。好事,也未必人人乐意。

漫步而行,到了馆内。存包用读者证刷存包柜,挺方便。到了借阅馆,咦,好多自助终端。走到终端面前,它自动显示你的个人信息——直接非接触读取了读者证的消息!后来借书时,一点借书,手里所拿两本书的消息,也自动显示,虽然自助借阅没有一次成功,最终把其中一本严格按照书脊向下的方式,竖着放到借书区,才成功完成借阅。但已经足够方便了。、

物联网,果然好。

而阅览区的桌椅,并不多,但现在人也不多,倒是挺宽敞。坐着,信手翻书,偶尔侧着头,透着玻璃幕墙往外看——一样的满面玻璃,一样的不锈钢扶手护栏。依然仿佛,置身于湖大那座高耸的三角楼里。

突然就有些后悔,那些年挥霍的时光。

……

——癸巳年十一月廿七
夜于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