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写些东西。

实在该写些东西。

实在写不出东西。

很无奈。很悲伤。

 

喝些酒。不情愿,喝些不情愿的酒。

似乎脑子已不属于自己。

就随便写些吧。因为虽然实在写不出,又实在想写些。

不干这一行,从未想过人性会如此丑恶。

从未敢相信,谎言、伤害、无耻,对于某些人来讲,只算平常,只不过平常。

不敢相信,人能将伤害他人,伤害他人的情感、伤害他人的健康、伤害他人的贞节,当作习惯。一切的惩罚,结束后,又依然如故。

我用一颗尽量平和的心,试着去感化。我希望能让某些人离开铁窗牢笼后,能够真为过去的事悔过,能够真真回报家人、爱人。哪怕百人中只有一人做到,我也知足。

 

可我也着实很累。

身体真不累。

心里,真的累。太累。

非唯累,他人的不理解,他人的误解,更令人心伤。

 

稍有闲暇,泛舟书海吧。

读了赵峥老师的很多书,看了他的课程视频好几遍,对相对论、量子论、天体论有了初步的了解。开拓了眼界,增长了见识。

这还在其次。

真有些后悔,当年没有选择理工科。愈发感觉人文学科,只要有心,并不在是否“科班”出身。而从事理工,从事技术,多与“物”打交道,比与“人”打交道要单纯许多。

或许真是如此吧。

 

闲来翻翻《通鉴》,有些不忍读下去。于无声无息处,多少风云牛人转瞬消失。

再闲时翻翻《孙膑兵法》,有些茫然——故事中,再神鬼莫测,留给后世的,先是争讼;后来,残简,和一堆堆的方块。

 

明天如何?

前路如何?

我醉了……